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相遇(一个麻雀倒追西班牙佬的故事 Part 1)

设定:八岁的小杰克对萨拉查一见钟情,但海军头子对他并不感兴趣。想写个杰克疯狂追求萨拉查,臭不要脸,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的故事。


(私设什么的都会尽量在每章作者的话里点到。以后的章节就不再提醒了。)


1. 相遇 (杰克八岁,萨拉查二十一)

第一次遇见那个丧心病狂的杰克·斯派洛,他还是个八岁的孩子,而勒萨罗中尉也刚刚被分配到沉默玛丽号上还没满三个月。他的长官,阿曼多·萨拉查小他整整七岁。萨拉查是西班牙皇家海军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船长,也是勒萨罗遇见过最狠心的一位。他们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击沉了七艘海盗船,而萨拉查每次只留一个活口,剩下的该杀的杀该烧的烧,让那些海盗的血染红加勒比碧蓝的海水。水里的血很快会引来那些食肉的海洋生物。时间长了,沉默玛丽号也就难免成了鲨鱼的宠儿,无论航行到哪片海域,总有一两只白鲨懒洋洋的跟随其后。海上屠夫能够掌控鲨鱼的传言就这样诞生了。萨拉查倒不介意被众人冠上这样恐怖的一个称号,他对清除海盗有着几乎病态的执着。勒萨罗并不清楚船长的过去,不过他可以打赌一定和萨拉查早逝的父母有关。

那天,他们在返回西班牙殖民地的途中停靠在了圣胡安的一个港口。那里是一个自由的港口城市,有着无数条来自各个帝国的军船。勒萨罗跟着他那位年轻的船长和几位卫兵穿梭在热闹的临海集市。男人并未向他的大副透露他想找的东西,但勒萨罗大概已经猜到了,毕竟萨拉查内心唯一的一点柔情全部都献给了他那个宝贝妹妹。

果然,他在一个老妇人的摊铺前停了下来,顺手摸起了一个用贝壳和珍珠做成的小巧八音盒。不过还没等他那身材挺拔的船长开口询问价钱,一个瘦小的身影嗖的一下跟猴子一样顺着男人的裤管窜了上去。萨拉查几乎是下意识的抱住了孩子。

几乎同时,背后有人大喊,“站住,小贼!让开,都给我让开!” 

等沉默玛丽号的大副反应过来,几个穿着像是英国海军的男人冲出了人群。萨拉查怀里的小孩连忙环住了男人的脖子,脏兮兮的小脸儿紧贴着萨拉查面无表情的俊脸。

“爹地,那些人凶我!”

软糯撒娇的语气让大副情不自禁的头皮一麻。他有些担心那个年轻嗜血的暴脾气船长会做出什么不妥的选择。

“哼,西班牙佬的小孩嘛,果然这幅德行。” 对面的金发碧眼的英国人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勒萨罗知道那家伙玩完了。虽然跟着萨拉查时间不长,但他知道他船长记仇能力简直是是无人能比。

勒萨罗之前听说如今二十一岁的萨拉查已经在脾气上收敛了许多,但他似乎一瞬间还是在萨拉查脸上看到了十几岁毛头小子的愤怒,随后那阴冷的一笑吓得大副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我女儿做了什么?” 萨拉查漫不经心的问道。

勒萨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明明是个穿裙子的小男娃儿,他那伟大的船长是不是有点瞎?

那小孩似乎也很意外这位长腿叔叔竟然如此痛快的配合,但随后眼珠一转,搂着萨拉查的脖子搂的更紧了。

“她偷了我们的钱袋!” 对面的英国鬼愤恨的说。

“你有证据吗?” 萨拉查问。

金发男人脸胀的通红,“我,我看到了!”

“甜心,你有偷他的钱吗?” 男人刻意放轻语气问怀里的娃娃,一只手温柔地拨开小孩那头卷曲的棕色长发。孩子眨了眨乌黑发亮的眼睛,一口咬定,“我没有,爹地。他们冤枉我。”

“呐,她没有偷你们的东西。” 萨拉查说完,转身要走,却被那个打头的英国人一把抓住了胳膊。随后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勒萨罗几乎是没看到他的船长何时拔的剑。锋利的剑在金发男人的脖子上划破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她说了没有偷,如果想活着回去,我建议你们现在就滚,英国佬。”

看到实力明显敌不过,五个海军骂骂咧咧的不情愿地走开了。

小孩看那麻烦的家伙走远了,立马挣脱了男人的怀抱,打算开溜。结果刚才还保护过他的那把剑嗖的一下钉住了小孩衣服的下摆。萨拉查脸上和善的笑容有些惊悚。

“姑娘,我给你三秒钟。”

小男孩皱起了眉头。

“三”

微弱的挣扎了一下。

“二”

“一”

小孩快速的把藏进嘴里的银色勋章吐了出来。

妈呀,勒萨罗和其他属下都看傻了。这又是什么时候偷的?

面容清秀的小男孩把沾满了口水的勋章递给了男人。萨拉查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转向站在一旁的大副,用眼神示意让他接过来。勒萨罗只能在三位属下们同情的目光下硬着头皮伸出了手。

“喂,我可以走了吗,大叔?” 小孩吊着眼不耐烦的问道。很显然刚才甜蜜的乖巧只是装出来的。

船长的笑容更加吓人了,“可爱的姑娘,还有呢?”

“没有了,” 孩子继续装傻。

僵持了十几秒后,男孩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老老实实的掏出了藏进裙摆下的四袋钱,其中一袋竟然是萨拉查的。男人只拿走了自己的钱。

“勒萨罗中尉,西班牙的法律是如何对待偷窃者的?” 萨拉查板着脸问。

“断手后打入大牢。” 大副配合着说,看到那男孩瑟缩了一下。

“我改了,军爷,以后再也不敢了。” 嘴上这样说,孩子却早已变戏法儿般的让其余的钱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哦?真的?” 

“嗯!” 孩子点头如捣蒜。

“那我们让命运女神来决定吧?” 萨拉查明显在逗孩子玩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银色的比索,“面朝上我给你一条活路,面朝下就送你去见你那些逝去的同类,如何?”

男孩打了个冷颤。

沉默玛丽号的船长笑了,将那枚硬币抛向空中。勒萨罗大副清楚的看到硬币是面朝下落下的。萨拉查撇了他一眼,随后笑着蹲下给那个紧张的孩子看手中的硬币。“看来神明还是打算给你一次改悔的机会,我可爱的小麻雀。”

 大副惊讶的看着撒谎的男人。 

“你几岁了,孩子?” 萨拉查问道,伸手将男孩的脏发顺到耳后。

“八岁,” 小孩喃喃的说,眼睛有些痴迷的盯着面前那位英俊的西班牙海军头子。

萨拉查掏出了七枚银币,加上刚才的那枚比索,正好八枚,放进了孩子小小的手掌里。

“一岁一枚,” 语气温柔的过分,萨拉查低头吻了一下孩子光洁的额头,“我希望你能把你那聪明的头脑用在有用的方面,而不是偷窃,麻雀。”

大副看着男孩脸上慢慢爬上了一抹非常可疑的红晕。简直了,阿曼多·萨拉查连小孩都不放过。旁边卖东西的老妇人都投来了欣赏的目光。勒萨罗大副看那娃娃似乎不舍得走,三步一回头。

“大哥哥,” 孩子走了两步又开口喊道。萨拉查笑着望着他,于是小孩的脸更红了。“你妹妹会更喜欢旁边那个谜语魔方的。”

“哦?” 萨拉查看了看店铺上的东西,回头的时候那孩子已经消失在人群里了。男人低声笑了,“那臭小子简直和玛丽娜一个样子,叽叽喳喳个不停。”

原来你知道那娃是个带把儿的啊。勒萨罗大副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男人徘徊了一会儿,硬是把八音盒和魔方都买了。

嘴角带着玩味的笑,萨拉查说道,“走,勒萨罗,我们今晚出发,返回波多黎各。”

“是,长官。”

看来船长今天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

只可惜大副并不知道倒霉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


返航的第一晚勒萨罗值了第一班,好不容易被替换后还没来得及睡熟就被手下又叫醒了。男人皱着眉走出寝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一抹粉红,眼看就要清晨了,大概休息的机会也随之泡汤了。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勒萨罗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那个叫醒自己的人。

“大副,我们在后舱发现了一个偷渡者。” 年轻的海军立马解释道。

“什么?” 他愣了一下。是谁胆大到偷摸上海上屠夫的船?

后面的船员拎着一个熟悉的小身影,把那个瘦小似猴儿的小男孩甩到甲板上。看着那小孩龇牙咧嘴的样子,勒萨罗大副觉得自己突然有点胸闷气短。

“要不要把他扔下船?” 旁边的一名水手问道。可是他们正在大海中央,扔下去还不如给那个小鬼个痛快的死法。 

“让萨拉查长官决定吧,” 勒萨罗最后艰难的做出了决定。听到船长的名字,孩子的眼睛立马放出了兴奋的光芒。那抹非常可疑的红晕又出现在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了。

“他在吗?真的?” 

旁边的士兵们笑了。“告诉你,小鬼,我们船长可是吓人的很。”

小男孩竟然一脸鄙夷的瞪了回去,“你骗人,他明明对我很好的。” 

那是因为你昨天套着个裙子装女孩有一点点像他的妹妹而已,小鬼。然而大副并没将这句话说出口。

那么问题就来了。

“谁去叫醒船长呀?”

六个年轻的海军面面相觑。

“要不我们抽签?” 丹西少尉提出。

“勒萨罗大副去吧,毕竟船长百分百不会捅死他嘛…” 另一个说到。

大副狠狠瞪了黑发男子一眼。好的,小子,我记住你长的啥样了。你给我等着。

六个人还在犹豫不决的功夫,小男孩已经开溜了。跑到了船长寝室门前咚咚咚地踹了三脚,满脸期待的样子。勒萨罗快被气的吐血了。

门缓缓的开了。萨拉查船长睡眼朦胧的出现在了门口,半长的黑发凌乱的垂在脸旁,上身赤裸。小孩的眼睛立马落到了男人松垮垮的裤腰处便移不开了,整张脸瞬间变得通红,着了迷般的向前迈了两步,眼看伸出手就要摸上去了。勒萨罗瞧那小鬼色迷迷的样子,立马上前扯住了男孩的衣领。

“怎么了,勒萨罗?” 男人没好气的问道。

不过还没等大副开口解释,小孩就大吼一声,“你!”

萨拉查冷漠的目光落到了小孩身上。那孩子的脸红的都可以滴出血了。

“你偷走了我的一样东西!”

深吸了一口气,小鬼夸张地捂住了胸口。

“我的心!”

众人鸦雀无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勒萨罗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萨拉查缓慢的眨了一下眼,问道,“你是谁啊?”

呵呵,果然这小子还是这副德行,勒萨罗想,撩完就忘。


TBC


下部分:

2.相识  -  3.相离 


作者:其实杰克还是个小海盗,被爸爸扔在码头上锻炼偷东西啦。勒萨罗大副好惨。哈哈我好喜欢这种略带养成的关系。忽略文里地理位置,殖民地,和历史事件吧,都是我瞎编的。

差一点把标题写成了:缘,妙不可言。

喜欢的话就点个爱心呗,给我留个言啥的。


评论(69)
热度(769)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