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相识 (麻雀倒追老萨 Part 2)

设定:八岁的小杰克对萨拉查一见钟情,但海军头子对他并不感兴趣。想写个杰克疯狂追求萨拉查,臭不要脸,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的故事。

上一部分:

1.相遇 


2. 相识 (还是杰克八岁,萨拉查二十一

在圣胡安热闹的集市上,小杰克遇到了自己的初恋。

其实八岁孩子对所谓“初恋”的认知仅限于驻足在港口的计时女给他讲的爱情故事里所描述的情形,那些英雄救美后的以身相许。大概初恋就是第一个让你怦然心动的家伙吧,第一个让你认为能够铭记一生的人。

杰克一直坚信自己的初恋是加勒比蔚蓝的大海,因为那是无限自由和冒险的象征,直到他遇到了他的那位长腿西班牙海军先生。

港口酒馆里的姑娘们都挺喜欢杰克的,会时不时的给那个相貌清秀,貌似无家可归的小男孩点吃的,偶尔也会欺负欺负他,给他穿上裙子把他打扮成漂亮的小淑女教他去偷点东西。男孩很聪明乖巧,很快就和女人们打成了一片。那天他在摆脱了烦人的红衣卫军后就跑到了还未开始营业的酒馆,直奔黛西小姐和她的朋友们。

“我恋爱了!” 男孩迫不及待的喊道。随之而来的尖叫,香水味和白软的酥胸把他堵得透不过气来。女人们将男孩抱起来放到吧台上,随后兴奋的围成了一圈。

“她叫什么名字?多大岁?”黛西问。

“比我大。” 杰克的脸还是烫烫的。

“瞧见了一个胸大屁股翘的绝世美人、小鬼?” 吧台后的男人笑着调侃了一句就被女人们凶走了。

杰克眼珠一转,想了想觉得也没错。那位军爷胸的确挺大的。屁股嘛,他貌似没来得及欣赏。

“杰克,你还在等什么?勇敢去追啊!如果现在不动手,你将会永远再也见不到你的心上人了。在圣胡安遇见的人大部分都不是本地的啊。” 格雷特说道。

“可是,” 男孩犹豫了。“老爸说回来接我的,让我在这里等着。”

那个时候的杰克还算是个守实的好孩子。

“呸,你那无良海盗老爹早不知道死到哪去了,” 黛西嗤之以鼻。“去追逐真爱吧,孩子。天知道如果我能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着我那英俊的海军恋人离开这个鬼地方。” 

恋人哪,想想就让人脸红。

“好吧!” 男孩下定了决心。“来自西班牙的船只停靠在哪里?”

女孩们集体爆出了一声欢呼,推搡着热情地给男孩指路。小孩耐心地忍受来自每位大姐姐的香吻,最后黛西蹲在孩子面前有些不舍得望着小杰克。

“受伤了的话,记得回来,姐姐们会给你亲好它。还有,等你长大了姐姐们教你怎样在床上伺候好你那西班牙大美女哦。” 

“嗯,好的!” 小孩爽快的答应了,并把下午偷来的钱袋分给了姑娘们。“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

于是八岁的杰克在泪眼婆娑的漂亮计时女的簇拥下踏上了那条不归路。


-


萨拉查很头疼。

他不过是逗了那小子一下而已,转身就把集市上的小插曲抛在脑后了。可是那孩子竟然偷偷摸上的沉默玛丽号,还当着他所有的船员们大声向他表了白,满嘴跑火车地向海神发誓他会对萨拉查负责的。那小鬼挺着鸟儿般单薄的胸膛,响亮地保证会在床上满足他的时候萨拉查大部分属下的脸都因为憋笑憋紫了。不知道谁先破了功,但很快所有人都哈哈哈笑得满地打滚。

萨拉查给自己的大副使了一个眼色,把那个语出惊人的小孩拎进了自己的房间。男孩看到他那张大床后小脸一红,竟然有些期待地说到,“啊,现在就要来真的了吗?”

说完就伸手要去脱萨拉查的裤子。讲真的,沉默玛丽号的船长着实被吓到了。萨拉查毫不犹豫地一巴掌扇了下去,那小色鬼委屈地收回被拍疼的手。

“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你?给我站那儿别动。” 没好气的系紧了裤腰,男人快速的穿上了一件宽松的衬衣。

“我喜欢你,” 小孩锲而不舍。

“名字。”

“什么?”

正在镜子前整理领子的萨拉查撇了一眼身后撅着嘴一脸不开心的小男孩,放缓了语气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麻雀。”

“杰克。”

“杰克,你还小,不懂事,” 他在孩子面前蹲下,“除了我以外,这世界上还会出现很多让你心动并更适合你的人,知道吗?”

“可是我觉得你很适合嘛,” 男孩撒娇道。

“我的年龄足以当你爸爸了,小鬼,还是个男人,” 萨拉查被气笑了,举起了带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况且,我已经订婚了。”

“怎么可以这样?” 小孩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这太不公平了,你还没给我时间长大,证明给你看我的实力。他是谁?我要和他决斗!”

“她,杰克,” 男人皱起了眉,“我的未婚妻是西班牙皇家海军上将的女儿。”

“你爱她吗?” 小麻雀的眼眶红了,一脸的怨念。

“有些婚姻并不是因为爱情,” 他揉了揉孩子软软的头毛。“好了,我们该如何找到你的父母?他们一定急坏了。” 

“我没有爸妈,” 杰克一口咬定。

“哦?” 萨拉查穿着完毕把孩子抱了起来。这个看似和玛丽娜一样大的男孩体重轻的有些令人心疼。他推开了寝室的门,走向甲板上那些探着头努力偷听的士兵们,“那我把你带回波多黎各可好,我的小麻雀?” 

“您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先生。” 孩子配合地眨了眨黑亮的眼睛,亲腻地搂住了船长的脖子,嘴巴甜得很。萨拉查似乎听到背后几个水手们下巴落地的声音。

“我想玛丽娜会喜欢你的,” 他给孩子说,“你们两个简直太像了。”

杰克哼了一声,一脸不满地悄悄在男人耳边质问,“她又是谁?你的二老婆?” 

萨拉查用手指弹了小孩的额头,“她是我妹妹,小变态,你忘了?”

杰克吐了吐舌头,但耳尖还是不好意思地红了。也许真的和玛丽娜太像了,萨拉查就这样把那个宣称自己没有父母的孩子留在了船上。不过还没过几天,混世魔王二号就把沉默玛丽闹的沸沸扬扬,在属下们再三的恳求后,萨拉查把调皮的小麻雀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孩开始还老老实实地盯着他写航海记录,但没等多久就越蹭越近,小手摸上男人的大腿时,萨拉查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头也不抬地提醒道:

“想留着那只爪子就给我拿开,麻雀。”

“哼,” 杰克反而直接得寸进尺地爬到男人的怀里一屁股坐下了。“真无聊,你画的什么鬼符?”

“不识字,杰克?” 调侃的语气。

“不识又怎样?” 小孩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萨拉查在纸上写了几笔。

“这是什么?”

“你的名字,孩子。” 

男人又写了一行字,“这是我的名字。”

没想到那小孩竟然夺过笔画了一个畸形的心圈住了纸上的两个名字,不要脸地回头冲萨拉查咧嘴一笑。

“够了,杰克。” 西班牙船长简直无语了。“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在靠岸前能学会读写一些基本的西语,我就答应你一件事。”

小孩张口就是 “和我结婚。” 

“除了这个。”

“哼,骗子。”

“怎么样?”

杰克思考了一会儿,“好的吧。”

萨拉查指着一旁的书架,“好孩子,把那本书拿过来。” 

杰克曾经听人说过西班牙的语言是上帝最喜爱的语言。他一直不相信,直到萨拉查开口给他读起了那本书里的故事。杰克听不懂内容,但男人低沉的声音近在耳边,那些圆润的音节似绸缎般倾泻而出,听得他莫名的心跳加速。

西班牙船长突然停顿了,看着怀里那个小脸通红的孩子挑起了眉,换成了带着口音的英语,“再不闭上嘴口水就要淌出来了,麻雀。”

小孩连忙抓起男人的袖子草草的擦了一下,“没事,继续继续。”


-


离靠岸还剩四天的时候,杰克已经把能从船上的海军们那儿学到的用西语骂人的脏话学了个遍,张嘴就是极其下流的东西。惹得萨拉查船长整天黑着一张脸,可惜孩子敏捷的如同猴子,除了不厌其烦地占他便宜剩下的时间一直高高的挂在旗杆上,谁也够不着。

“前方有颠簸,长官,是否要把那孩子叫下来?” 勒萨罗依旧尽力尽职。

萨拉查咬紧牙关,握住船舵,头也不抬的说,“别管他,颠下去喂鲨鱼算了。”

虽然嘴上说狠话,后来还是船长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不小心踩空的男孩。不过杰克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萨拉查派他去打扫了一整天的茅厕。


-


返航的最后一天,晴空万里。

“喂,那只鸟在咱们头顶飞了好久了。” 

萨拉查随着男孩指的方向看去,随后竟然笑了,在杰克差异的目光里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盘旋在他们船上方的雄鹰突然向下扑来。男孩尖叫一声,惊恐地藏进了萨拉查的军衣外套里,露出了小半边脸。那只巨大的猎鹰落在了男人左肩上,锋利的爪子深深地陷入结实的皮革。

“你看,杰克小麻雀,你可不是我养的第一只鸟儿。” 

“它哪有我可爱?” 小孩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没你可爱,但比你有用,” 沉默玛丽的船长笑了,抬手抚摸了一下那只巨大的猎鹰,“这是宙斯,无论身在何处,它都可以寻到我们所找的目标。” 

“什么目标啊?” 男孩问道。

“那些海上肮脏的寄生虫们,” 西班牙男人冷笑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残忍的凶光。“来,过来让它认识你一下,麻雀。不要怕。”


-


波多黎各的码头上迎接他们的人大半部分都是乔装打扮的女人。杰克小脸顿时拉的老长,狠狠地瞪了一眼身旁那名年轻英俊的西班牙船长。

“抱着我下船,” 小孩命令道。

“又搞什么鬼?” 男人笑了,“你的腿不是好好的吗,麻雀。”

“我不管,就要你抱我下去,” 说完就不要脸地抱住了船长的大腿,拒绝再向前迈一步。萨拉查拿他没办法,只好把那孩子拥在怀里,一同和自己的大副下了船,顺便给一旁的船夫一袋沉甸甸的银币,“帮我照顾好我的姑娘,她这次航行辛苦了。”

“是的,长官。” 男人点头哈腰。

这时,一个穿着靓丽的小姑娘飞快的脱离人群,顺着码头奔了过来。萨拉查在怀里男孩的耳边警告道,“待会儿见玛丽娜给我老老实实的,小鬼头。”

“哥哥!” 女孩一个飞扑,萨拉查板着脸硬是接住了第二个孩子。棕发碧眼的姑娘好奇的打量着男人怀里的另一个小孩,“阿米,这是谁?”

“给你从海上捡了个弟弟,” 萨拉查说道,吻了一下妹妹洁白的脸颊。

“我叫杰克,” 男孩乖巧的说。这孩子总算听点人话了,萨拉查心想。

杰克接着说,“是将来成为你哥的男人的人。”

事实证明,萨拉查想多了。


-


两个调皮鬼历史性的碰撞导致了萨拉查在一周内不得不放走别墅里一大半的佣人。他好不容易劝下了厨子,玛丽娜的钢琴老师又被两个孩子用马粪泼了个正着。为了支开看守马厩的侍卫,小麻雀竟然点燃了其中一人的胡子。萨拉查听勒萨罗描述到一半就头疼地把大副打发走了。按这样他若是带未婚妻回来,男孩不得一把火烧了那位美丽的姑娘?

那天他正在审批文件,办公室的大门被两个小鬼踢开,萨拉查还没反应过来,小孩们就一股脑的钻到他的桌子下面躲了起来。紧随其后的怒吼声响彻了整个走廊。萨拉查清了一下嗓子,把杰克趁机紧贴着他裆部的脸推开,严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乔治。”

桌子下的孩子们一边一个抱住了他的腿。打发走愤怒的侍卫后,男人生气地把两个孩子拖了出来看到后一愣。杰克穿着女孩漂亮的小裙子,而玛丽娜换上了小靴子和皮裤,头上绑着暗红色的头巾,嘴上用木炭画着夸张的胡子。杰克看似要张口解释。

萨拉查绝望的闭上了眼,“行了,我不想知道,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


杰克果然非常讨厌萨拉查的未婚妻。


-


很久以前,萨拉查曾经开玩笑的给过妹妹四枚比索,说如果玛丽娜每年老老实实的便可以获得一枚银币,等到她二十岁的时候,可以拿那二十枚银币换一个愿望,无论什么,萨拉查都会答应。十岁的玛丽娜告诉杰克她打算攒到二十枚,然后用它们取消未来的婚事,浪迹天涯。

当天晚上杰克闯进了萨拉查的寝室,跑到男人面前问道,“八枚银币可以换来什么?”

萨拉查打量着男孩,说道,“你想换得什么,杰克?”

小孩眼珠一转,“一个吻。”

西班牙船长笑了,倾身上前亲了男孩光洁的额头,“这不需要银币,麻雀。”

“不是头,要在嘴上的那种,” 杰克的脸还是不争气的红了。

“啊,起码十六枚。” 

“那么多?” 小孩大声抱怨道,“那换你一直陪着我要多少?”

萨拉查写字的手停下了,“你指的是一辈子?”

男孩认真的点头。

“你为什么喜欢我,杰克?” 男人放下文件轻声问道。

小孩简单的考虑了一下,诚实地回答道,“因为你是第一个对我好而且没要求回报的人。”

萨拉查叹了一口气,随后那只温暖粗糙的大手捧起了杰克的小脸,“杰克,任何人都不应该向一个孩子索要什么。他们都应该无忧无虑的快乐成长。” 

“我也是?” 耳尖发烫,心跳加速。

“尤其是你,小麻雀。” 男人笑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睡了,孩子。”

“可是你还没给我答案啊,” 杰克提醒道。

萨拉查考虑了一会儿,随口说道,“五十枚。如果你过了半辈子还依旧想要我的陪伴,我就答应你,小子。” 

“那么久啊,” 小孩撅起了嘴想了一会儿,恋恋不舍的犹豫了一下,趁萨拉查不注意的时候迅速吻了男人的脸颊,然后脸红地飞速的跑开。

“晚安,先生。” 

“晚安,杰克。” 


-


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杰克大概或许会在他那个英俊的海军头子的身边停留的久一些。

可是命运女神就是这般捉弄人心,因为,在杰克来到萨拉查家的第三个月,他那混蛋父亲爱德华·蒂格跟着一群海盗们风风火火地抵达了波多黎各的港口。


TBC


萨拉查:我把你当弟弟养,你竟然一心想睡我。

作者:老萨以后会变得凶残起来,现在对还不是海盗的杰克小子还是很有耐心的,杰克也会发展成电影里那个人见人爱,骚浪贱的老麻雀。

谢谢大家的小心心和评论,中文不好的我初混Lofter简直不能更感动。让你们的爱来的更猛烈些吧!

评论(56)
热度(616)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