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相思 (麻雀倒追老萨 Part 4)

设定:八岁的小杰克对萨拉查一见钟情,但海军头子对他并不感兴趣。想写个杰克疯狂追求萨拉查,臭不要脸,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的故事。

上部分:

1.相遇  -  2.相识  -  3.相离

4. 相思

他的麻雀没有死。

那个出现在萨拉查噩梦里浑身是血的孩子正完好无损地站在眼前。即使长大了,男孩脸上的笑容还是带着男人记忆里的玩味和调皮。萨拉查伸出手将男孩紧紧拥入怀中,隔着制服能感受到杰克那如鸟儿般轻快而真实的心跳。孩子的双臂环住了萨拉查的腰,不过再次相逢的感动很快就被那小鬼下滑到船长屁股上的不老实的手打破的粉碎。杰克趁男人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捏了几把。

勒萨罗大副在船长背后大声地清了清嗓子。

“你是怎么跑到我们船上来的?” 萨拉查放开男孩问道。

“呃,我被他们扣在海妖号上好几年,看到你们追上来我趁乱爬到旗杆最高处荡过来的,” 杰克眨着眼回答道,“你们好像中了什么蛊惑,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眼看着要撞进魔鬼三角了,我就临时想了个办法把船调了个头。”

“所以这脚印是你的?” 萨拉查挑眉指着自己左大腿上那灰扑扑的鞋印。杰克干巴巴地笑了,不过男人并没有为此生气。

“海妖号呢?” 萨拉查问道。

“使进那片死亡之地了,” 杰克应付道。

“我发誓要亲手杀掉带走你的那群人渣,” 男人愤怒的说到。杰克引开了话题伸手调戏般的拨弄了一下沉默玛丽号船长胸前挂满的勋章。

“看得出你这几年没怎么休息,” 杰克说道,“玛丽娜还好吗?”  

“好,” 萨拉查眯起眼戏谑地打量着男孩,“不过她长的比你都高了。”

“我才十六嘛!还有的是时间生长!” 果然他的麻雀立刻炸了毛。

“是是是,” 他敷衍道,提起了孩子受伤的双手,“疼吗?”

“你吻一下就不疼了。” 杰克厚脸皮地说。萨拉查背后的大副发出了一声被恶心到的声音。船长笑了,举起男孩的手,在杰克期待的目光中认真地吻了每一个指节。

“哼,这还差不多。” 说完就想跑开的小孩被无情的拽了回来。

“以为这就完事了吗?”萨拉查挑眉,“我得给你包扎一下。” 

“不要!肯定会很疼!!” 

“不包扎会感染,然后要截肢的,” 男人吓唬他说。

“你当我几岁啊?” 杰克气鼓鼓的样子着实可爱,“骗小孩爽吗,变态?”

“爽啊,” 萨拉查弹了一下男孩的额头,“你这个比玛丽娜还矮的小孩。”

“不是说过了吗?!我还会再长的啊!而且她明明比我大一岁半啊!!!”


-


为了庆祝打下的战绩和杰克的回归,萨拉查允许手下们大肆地狂欢了一晚。船长本人没有理会烂醉的水手们高亢的歌声而是选择了在办公室里完成一天下来的航海记录。

“你简直太不会享受生活啦,” 那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带着喝醉后的慵懒。萨拉查不紧不慢地写完最后一笔,抬头看到的是倚在门框上衣冠不整,一脸潮红的少年。

“手上的伤还疼吗,孩子?” 他问道。

“好多啦,” 杰克一步三摇晃地飘到他的面前,把满满的酒瓶随意地扔在了男人整洁的办公桌上,挤进了萨拉查的微微敞开的双腿。

“你醉了,麻雀,” 一把抓住伸向自己胯下的那双手,萨拉查冷静地提醒到。

“没有嘛,” 男孩撒娇地说道,带着浓烈酒精味的气息拂过萨拉查的脸颊。杰克把包裹着长发的头巾丢了,那头略带卷曲的棕发蹭的萨拉查脖子痒痒的。“呐,春宵苦短,我们干点大胆的事吧?”

“你简直一点都没变,小东西,” 西班牙船长被乳臭未干的小孩笨拙的情话逗笑了,伸手将男孩的下巴挑起,望着杰克泛起水汽的双眼,配合的问道,“什么大胆的事?”

麻雀的眼睛一亮,一屁股坐在萨拉查的大腿上,抓过那一大瓶酒笑道,“跟我猜拳,猜错了你喝,猜对了我喝。”

“就这?”

“当然不啊。在后面我还有更大胆的打算呢。”

说白了就是杰克转弯抹角想把他灌醉了呗。萨拉查有些担心那个孩子能否承受这么多酒精,于是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别猜拳了,我喝就是了。”

“那我喂你。” 麻雀露出了奸计得逞的微笑。

“怎么喂?”

“用嘴。”

“不行。”

萨拉查的酒量很好,可惜他不喜欢喝酒。作为一名时刻需要保持警惕的皇家海军船长,用酒精麻痹感官的做法让他无法理解。不过今晚外面难得风平浪静,他便没有拒绝杰克递过来的酒。

“你这几年难道一直在那艘可恶的海盗船上?” 他有些好奇得问道。

杰克伸出手揽住了萨拉查的脖子,将男人喝掉一半的酒杯再次斟满,“是啊,他们简直太可怕了,总是欺负我。你呢,有和那个女人结婚吗?”

“没有,” 萨拉查嘴角挂上了一抹苦笑,“你被他们绑走后的一天我就再次被派出海了,结果还不知道何时也掉了订婚戒。”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神明给我的机会?” 杰克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男人胸前军装的银色纽扣。萨拉查拍掉了麻雀不老实的爪子。

“什么机会?瓦伦缇娜和我定下了明年的婚礼,杰克。”

“可是你答应等我的!” 

“等你什么?” 

“当然是等我长大娶你嘛,” 他的麻雀将温热的嘴唇贴在了萨拉查裸露出来的颈部,尖尖的虎牙咬下去的钝痛在酒精的作用下显得并不鲜明。才几杯下肚的萨拉查的头有些异常的发涨,欲推开男孩的手也无力的滑落到了杰克的胸口。

“麻雀…” 他吃力地睁大了眼睛,“你在酒里…”

“我说没有您信吗,先生?” 杰克那先醉意朦胧的样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男孩将萨拉查的手举起,眼神挑逗,张开红润的唇极其色情地含入了男人的拇指吮吸。西班牙船长感觉下腹如火烧般难受。男孩向下蠕动了一下,挺巧的臀部正好抵住了他胯下硬起来的的东西。

萨拉查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牙忍受着身上的折磨,哑声说道,“给我下去,杰克。”

“不嘛,” 男孩的声音如同海妖般魅惑,松开了他湿答答的手指改成亲吻萨拉查从解开的制服里露出的胸肌,“你以前说过我十六岁可以用银币换得一个吻。”

萨拉查的头晕的厉害,但他还是看到了男孩挂在胸口的那抹亮晶晶的白金。上面竟然刻着萨拉查家族的家徽。可是他明明那天在杰克失踪后丢了戒指,现在怎么会出现在男孩身上?除非…除非… 混乱的画面在眼前闪现,似乎下午与那六艘海盗船对峙的时候他在最后那艘上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当时追逐海妖号的时候,明明那艘可恶的船距离他们那么远,他的麻雀是怎样飞身荡到沉默玛丽号上的?似乎事情的来龙去脉在萨拉查的脑海里慢慢的清晰了起来,随之席卷而来的是无边的怒意。

“我要你欠我的那个吻,” 杰克说的话终于穿透了男人的思绪。十六岁的男孩倾身向前即将吻上萨拉查的嘴时,西班牙船长的左手卡住了杰克纤细的颈部。

“你确定,麻雀?” 男人抚摸着孩子脑后柔软的发丝,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手上突然的用力让男孩惊讶地停下了动作,“而不是用它们换来一条活路,我的小海盗?”

杰克立马挣扎了起来,但男人轻松的牢牢地牵制住了体格相对小些的青年。挣扎中杰克不小心扯裂了右边的袖子让萨拉查看到了男孩右臂上刺眼的烙印。

“P代表海盗(pirate),” 他嘶声吼道,就算他再想心里为杰克狡辩,铁打的证据摆在面前。

“不不不,其实P代表漂亮迷人(pretty),长官,” 杰克的笑容有些僵硬。萨拉查扯住了那个年轻的海盗的头发,拔出腰间的配刀抵在男孩脖子上疯狂跳动的动脉。

“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吧,杰克?” 萨拉查质问道,“派你故意接近我,你早就认识那些试图绑架玛丽娜的人渣。这都是装出来的!” 

“并不是。请您听我解释,先生,” 杰克眼里全是无声的祈求,但萨拉查狠下心来避开了他的目光。

“你令我恶心,男孩。” 这句话一出口他的麻雀像是失去了生命般的停止了挣扎。

“是吗,” 杰克的语气变得异样得平静,萨拉查忍着心里的难受没有回答他。“您要杀了我的话,能让我在大海的面前死去吗?”

外面下起了大雨,剩下清醒的士兵们都回了船舱内继续狂欢。在月光下的沉默玛丽号宛如一艘鬼船,没有一丝生机。萨拉查用剑刃顶着男孩来到了船尾处的甲板上。 

杰克抬起头冲他笑了,脸颊被雨水打湿在月光下发出了银色的光芒,“我当年的确得知了他们绑架的意图,所以才和玛丽娜临时调包了。我说没有父母的确骗了您,不过当时我那个不靠谱的海盗老爹真的把我扔在了那个港口不管了。我喜欢您也是真的,先生。我可是一直留着您给的那八枚比索,就算再饿都没花掉。”

“你难道不打算求饶吗?!” 萨拉查有些绝望的喊道。

“是啊,” 男孩从胸前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钱袋,将其中所有的银币递了过来。“可以用这些换一条命吗?” 

那几枚比索染上了男孩的体温,烫的萨拉查胸口生疼。

“别再让我遇见你,杰克,” 他机械地说道,“因为如果再次相遇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男孩突然迎着锋利的刀刃压了过来咬上了萨拉查吃惊的嘴唇。唇齿交错的一瞬,他尝到了眼泪的咸味。

“永别了,先生,” 杰克的颈部在流血,“请替我保管好我的心。” 

说完,那个年轻的小海盗便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跳入了汹涌的大海。萨拉查在那里站了很久,久到瓢泼的大雨停息,久到男孩的血液干枯在了他的剑刃上。

第二天晴空万里,让人似乎怀疑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可是,萨拉查看着掌心里那八枚染了褐色血迹的比索便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


他找回了邪恶女神号。

杰克带着他的船员们再次来到了圣胡安的港口。时隔这么多年,这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黛西小姐并没有与自己的初恋再次相遇,她还是当年的那个美女,只不过凶器大的有些吓人了。

杰克没有理睬船员们投来羡慕的眼光,毫不客气地将脸埋入女人的香软的胸脯,吊儿郎当的说道,“呐,黛西,你看,我被我那西班牙美人狠狠的甩了。她还赐予了我这个。” 

他报复性的在所有的故事里把萨拉查的性别改成了女人。杰克抬起下巴让黛西看脖子上那条白色的疤痕。那是两年前萨拉查的剑留下的痕迹。

“你下巴上这是什么鬼?” 黛西反而问道。

“下巴?哦,我在努力长出点胡须。这样更符合一个霸气的海盗船长的形象嘛。而且我已经十个多月没洗澡了!” 十八岁的青年自豪的说。

“啊啊啊,我们当年可爱的小男孩去了哪里?” 女人突然嚎叫了起来,吓得杰克一抖把朗姆酒撒了一胸膛。一旁的几个计时女开始叽叽喳喳的插嘴说道,“是呀是呀,还记得小的时候我们给你穿上漂亮的公主裙,画上-” 

“够了!” 杰克一声大吼打断了她们的话。再说下去,他的船员们就要笑掉大牙了。

“对不起嘛,甜心,我只是在他们面前需要保持些威慑力啦,别生气哈,” 小声哄着不高兴的黛西小姐,杰克凑上去说道,“待会儿我要拜托你们几个姑娘一件事…” 

第二天早上,他踉跄着伴随着四个衣冠不整的姑娘们走出了酒馆的房间,胸口以及脖子上布满了暧昧的草莓和齿痕,在船员们吃惊加佩服的目光下搂过安娜火辣的吻了一下。

“下次一定要回来找我们玩,杰克宝贝,” 黛西嗲嗲的说道,伸手摸了一把杰克的胯下。“我们会想念你下面这杆又长又硬的大枪。”

他差点没被这句话呛死。

“这谎话说的有点过头了吗?” 黛西悄悄在男人耳边问道。

“是的呢,” 杰克小声回答道。

“好吧,下次不那么夸张了,” 女人投来了抱歉的目光,随后轻吻了杰克努力培养胡须的下巴,“祝你一路平安,我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 

“再会,美丽的小姐。” 

昨晚路过杰克房间的船员们都听到了里面的娇喘和尖叫,却没有人知道他们其实打了一整夜的纸牌游戏,输了的要被咬一口,而可怜的杰克一直不停的在输。


TBC

后续5.相念

作者:啊我的文笔真的连小学生都不如...我跟我弟对比过了。唉。我不会写车,只会隔空干撩几下。再拖下去我就要想不到用“相”打头的词了。下章预计会有彪悍的妹妹出场吊打众人,还有万年垫背基友吉布斯和波波撒~


还是一如既往求心心和评论哈哈。快来勾搭我~


评论(39)
热度(519)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