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相念(麻雀倒追老萨 Part 5)

设定:八岁的小杰克对萨拉查一见钟情,但海军头子对他并不感兴趣。想写个杰克疯狂追求萨拉查,臭不要脸,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的故事。

上部分:

1.相遇  -  2.相识  -  3.相离  -  4.相思

注意:再次强调一遍,这篇文里有私设(尽量会在每章的结尾处点明),我在时间上改动了许多Canon剧情,也有人物不会出现。谢谢大家提醒我这不是电影里发生的顺序或原因,但这是我有刻意去做的,认为会有助于剧情的发展的选择而不是混淆的。我把PotC维基上的内容看了个遍,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不知道有没有中文版的。

5. 相念(杰克二十三,萨拉查三十五)

“小杰克。”

“老头子。”

“好久不见,孩子,” 他那不靠谱的老爹在杰克对面坐了下来,打量着年轻的海盗船长,“你真是长的越来越像你老娘了。”

杰克在蒂格从怀里掏出母亲风干的头颅前及时制止了他。

“你想干嘛,老头子?”

“我难道不能偶尔来探望一下我的亲生骨肉吗?你这小子下巴上长了几根毛就不认爹了?”

“呐,你看到了,我很好。你可以滚了,爹地。” 杰克不客气地夺了父亲的酒瓶。

“好吧,其实我的确有找你的目的,小杰克,” 蒂格不再婉言。老海盗凑上去在儿子耳边说道,“我给你提供下一个伟大冒险的线索。”

“哦?继续。” 

“在加勒比海的某一个小岛上住着一个巫女,她会给你两个选择,杰克。选对了,巫女便会指引你成为海盗之王,选错的话你将一辈子平庸无奇,” 老头子锐利的目光扫过杰克的脸,“用你那万能的罗盘便能找到她。”

“是吗,” 斯派洛船长起身打了个懒散的哈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蒂格望着杰克许久没有开口。

“没有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杰克没走两步就被老头子叫住了。

“儿子,心软的人无如论如何也当不上海上霸主的。”

杰克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去找到那位女巫吧。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一切了。”


-


“欢迎来到罗亚尔港,萨拉查小姐!” 码头上的十三名大不列颠红衣军齐声说到。

玛丽娜并没有理会他们,也没有搭理伸手要帮助她下船的哥哥。二十四岁的西班牙姑娘利落地独自迈下了沉默玛丽号,结果就是一不小心在那些男人热烈的目光下露出了用雪白丝袜包裹的纤细的小腿。码头上的几位士兵满脸通红地愣在了原地,萨拉查的老脸都气绿了。

玛丽娜走到为首的那位高挑俊朗的男人面前没好气地说到,“你就是我的未婚夫?”

“什,什么?” 男人显然还没有从刚才香艳的画面里缓过来,“哦不,萨拉查小姐,我是詹姆斯·诺灵顿中尉。我们负责护送您去见贝克特勋爵。” 

“他本人怎么没来?” 女孩咄咄逼人地问道,却被萨拉查打断了。

“玛丽娜,贝克特勋爵负责整个罗亚尔港的运营,他非常的忙,” 哥哥严厉地提醒道。

“亲爱的勒萨罗大副,我的行李呢?” 直接把沉默玛丽号的船长视为空气的玛丽娜转身故意用甜腻的语气问道。

“在这里,玛丽娜小姐。” 大副在女孩的指使下将行李放进了马车里。

“玛丽娜·萨拉查,” 姑娘将包裹在丝质手套中的小手递了过去。诺灵顿中尉赶紧低头在玛丽娜的手背上献了一吻。“还有,再叫我小姐我就亲自把你们都踢进水里。勒萨罗,你和艾丽跟我一起坐马车吧。” 

“玛丽娜!” 萨拉查忍无可忍地将赌气的妹妹拉到一旁,“你到底在干什么?”

“你问我干什么?” 咬着牙不让自己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你这个不守信用的骗子,阿曼多·萨拉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张臭脸。”

“给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件事并非我意。与贝克特勋爵的婚事的指令来自上方,玛丽娜,是西班牙与大不列颠建立友谊的重要基础。”

“所以我对你来说只是一块廉价的肉,用来喂给那些穷追不舍追的恶狼?” 

“你是我最珍贵的人,玛丽娜。我一点都不想把你送给任何一个该死的男人。” 

“可是你这不还是听话的照办了,船长大人?” 女孩嘲讽地说道,望向礼貌性地立在一旁的诺灵顿一队人。“他们为什么要带这么丑陋的假发?在西班牙只有光头和老女人才-”

“够了,玛丽娜。” 萨拉查清了一下嗓子。

“你简直讨厌死了,阿米,打断一个淑女的话。天下男人都是一个死样儿。”

“这么肯定的语气,你到底见过多少男人啊?”

“才不告诉你,” 玛丽娜叹了一口气,“起码那个诺灵顿看上去还顺眼。”

“不许调戏你的领头侍卫,好姑娘。” 萨拉查低头爱怜地吻了妹妹的额头。

“你管不着,萨拉查船长,” 女孩摆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再过一两天贝克特夫人就不归你管了,哥哥。”

“玛丽娜,你不要这样。”

“你去忙你的国家大事吧,勒萨罗大副和艾丽陪着我就可以了,” 玛丽娜吻了萨拉查的脸颊,悲伤的说,“永别了,哥哥。”


-


蒂格所谓的女巫住在马达加斯加附近的一个无名小岛上。

杰克上岸后才发现这里同时住着一个食人族。长话短说,他那头脑不灵的大副被食人族宰了,可是杰克从他们的人圈里救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两人在其余邪恶女神号船员们的帮助下烧毁了食人族的村庄。男人说自己是英国一艘商务船上唯一幸存的一名水手,名为赫克托·巴博萨。

巴博萨带他来到了女巫所住的山洞。

女巫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等你很久了,小麻雀。” 

“没有人那么叫我,老姑娘。应该称我为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 杰克夸张地想她鞠了一躬。

“你说错了,斯派洛船长,” 女巫说,“只有一个人这样叫你。”

“哈,是吗?我都忘了,” 杰克尴尬地搪塞道,“我来的目的是要成为海盗之王。我的父亲说你可以祝我一臂之力。”

“我的确可以帮助你,”女人笑了,带领他来到一个水池前,让杰克望向里面的倒影,说道,“但是爱情和自由二者不可兼得,麻雀。”

女巫的手指拂过镜面般的水面。杰克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水里倒映了自己坐在了九大海盗王之首的席位,画面切换到邪恶女神号上,自己自信地站带在船舵旁指挥着一船的水手,头顶的骷髅旗霸气四方。女人再次用手触摸了水面,这次映出的是他好几年没有遇到的那个人俊朗的面孔。他窝在萨拉查的怀里,慵懒地接受着来自身后男人的亲吻,二人似乎在一个面朝大海的别墅阳台上。幻象里的杰克脸上有着几近令人作呕的幸福,萨拉查主动捧过他的脸与他火辣地接吻。杰克没有注意自己无意间伸出了手,想触摸萨拉查的脸,但指尖碰到的是冰冷的水,幻像随着荡起的波澜消失了。

女巫嘴角含笑地望着他,将水池里银色的液体捧了起来。“喝下这里的水,你便可获得真正的自由,斯派洛船长。你的心永远不会再为任何人所动,你将会成为大海的宠儿,赢得每一场战役。倘若选择爱情,我可以给你一瓶药水,骗你心爱的人喝下去,他的心便会永远归你。”

“有什么代价?” 杰克谨慎的问道。

“作为回报,我需要你用你那罗盘帮我的主人找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海洋之心。”

“那是什么?”

“你的罗盘会指引你的。那么,你的选择,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


-


“她跟你说了什么?” 杰克从女巫的山洞里出来巴博萨立刻问道。

“没什么,” 男人笑了,掏出了挂在身上的那个罗盘对着邪恶女神号的船员们喊到,“姑娘们,我们有了新的冒险!踏上寻找海洋之心的道路!”


-


“请自重,萨拉查小姐!” 身后的诺灵顿中尉快要急哭了。

“我说过不要叫我小姐,” 到达目的地的玛丽娜干脆地扯掉了笨重的外裙,随意地一扔。大副和随从艾丽早已习惯了船长妹妹豪放的作风,所以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认真履行任务的诺灵顿连头都不敢抬了。美丽的西班牙姑娘走到他面前,极其熟练地抽走了诺灵顿腰间挂着的佩剑,用尖的一端挑起了男人的下巴。

“你剑法如何,诺灵顿中尉?”

“很好,” 男人脱口而出。

“是吗?” 玛丽娜来了兴趣。“和我比一下如何?”

“萨拉查小-” 刀刃抵着诺灵顿颈部的力度加重了些许,他立马改口道,“玛,玛丽娜,这着实不妥。”

“为什么?”

“您是即将出嫁的-” 那把剑让他下面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

“不乖乖妥协的话你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过的,中尉小子。” 在一旁默默看着一切的勒萨罗大副终于开口道。

“那好吧,” 他还是信了勒萨罗的话。“如果我赢了,您把外面的裙子穿上可以吗?”

玛丽娜熟练的剑法真的让诺灵顿吃了一惊。第一场他没能放开,面对一位风情万种的西班牙姑娘有些别扭,于是玛丽娜毫不犹豫地暴揍了他一顿。第二场他险些输掉,但最终还是赢回了一点做男人的尊严,刚打算道歉却被姑娘开心地搂住了脖子。

“终于有个可以和我不相上下的人了!” 

“请,请放开我,小姐。” 诺灵顿慌张地不知道手该放哪。

“呐,中尉先生,” 女孩抬头含笑望着他的翠绿色眼睛美的令人窒息。

“叫我詹姆斯吧,玛丽娜。” 他迷迷糊糊地脱口而出,伸手环住了姑娘的细腰。

“詹姆斯,等哪天我丈夫死了用他留下的钱买一艘超大的军船,你愿不愿意来给我当大副?” 玛丽娜认真的问道,“到时候我们弄上几百个炮台,把我那个愚蠢的哥哥炸的屁滚尿流!”

“这恐怕不太适-” 他刚想开口,却在抬头间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一脸冷漠的贝克特勋爵。诺灵顿立马放开了玛丽娜,慌张地行了见面礼,“长官。” 

“诺灵顿中尉,我记得我的命令很清楚,将萨拉查小姐带到别墅即可。” 贝克特的语气非常差。

“是的,长官。”

“那你为何-” 小个子男人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被他那迎面走来,衣冠不整的西班牙未婚妻惊得说不下去了。他收到过西班牙船长派人送来的他那宝贝妹妹的油画,但玛丽娜·萨拉查本人比画像里的姑娘还要惊艳,贝克特的老脸不由自主地就红了。

“贝克特勋爵?” 女孩子轻声问道。

他有些不自在,毕竟玛丽娜比他要高半头,但贝克特还是绅士地向姑娘鞠了躬并亲吻了她白嫩的手背。

“可爱的姑娘,你来的旅程可顺利?” 他伸出了胳膊示意女孩跟他走。

“还好,贝克特勋爵。” 玛丽娜犹豫了一小下便伸出了手。

“那就好,” 小个子男人说到,回头撇了一眼站在原地的诺灵顿中尉,冷言道,“你可以离开了,中尉。”


-


“这里是罗亚尔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 巴博萨紧跟杰克低吼道,“我们在这个时候来这里简直疯了!”

“为什么,赫克托?” 海盗头子心不在焉地问他的新大副,“罗盘指的就是这里没错了。”

“你没听到码头上那个卖鱼的说的话?” 巴博萨一把拉住了杰克,“西班牙的皇室贵族要和罗亚尔港的贝克特勋爵这两天结婚!这里的红衣军和西班牙士兵数量将翻倍!”

“你刚说的是贝克特?” 杰克眯起了眼睛。两人停下了步伐。杰克回头望了一下港湾那里停留的密密麻麻的船只。“等等,那艘船好像看上去挺眼熟的…”


-


玛丽娜承认贝克特勋爵非常聪明。他会五国语言,博览群书并且待她彬彬有礼,但玛丽娜并没有爱上他。这原本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一个人。玛丽娜·萨拉查爱的是自由,但偏偏唯独这个用金钱买不到。

“以后这里的一切都将会属于你,萨拉查小姐,罗亚尔港的土地和人民。而你将成为他们爱戴的夫人,为我生下可爱的孩子们。” 贝克特勋爵带着诺灵顿中尉率领的一队士兵和玛丽娜漫步在热闹的集市上。她没有仔细听男人喋喋不休的话。玛丽娜那华丽的裙子热的透不过气来,脚下的鞋子也非常难受。

“就在前方,指针指的方向没有错,赫克托,闭上你的嘴好吗?”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到。下一秒玛丽娜就被来自左后方的一个人撞倒了。贝克特勋爵英勇地打算接住她,可玛丽娜太高,拉着小个子男人一同倒在了地上。

“抱歉,” 那个弄倒她的声音接着说到。玛丽娜被诺灵顿中尉小心翼翼地服了起来,看到了一个穿着脏乱的年轻男人和一个留着长卷发的中年男人。两人似乎要开溜,但周围的红衣军已经将他们包围的严严实实。

“你走着不能用眼看路吗,傻逼?” 年长的那个低声咒骂道。

“那我特么要你跟着是为了什么?我忙着看指针嘛,” 年轻的男人反驳回去,漂亮的画着烟熏的眼睛在看到气喘吁吁地爬起来的贝克特勋爵时睁得老大。

“你!” 玛丽娜的未婚夫显然也是吃了一惊。“可恶的海盗,杰克·斯派洛!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你这个肮脏的海上寄生虫!给我把他抓起来!” 

杰克·斯派洛?

这名字莫名其妙地让玛丽娜的心跳骤然加快。

“天呐,我的头好晕,贝克特勋爵,” 女孩突然说到,义无反顾地向后仰去,可惜她的小把戏并没有引来想要的效果。贝克特指使诺灵顿将她扶住便上前牢牢抓住了那个年轻海盗的手腕。

“我当年在你身上留下的记号还不够让你改邪归正吗?” 男人用阴冷的声音逼问道。杰克挑了挑肩,一脸吊儿郎当的笑着打量他。

“什么记号?夸我美的那个,你这个戴假发的小矮子?” 

“给我把他们两个抓起来,明天就执行死刑!” 贝克特怒吼道。

“不行!” 玛丽娜挣脱了诺灵顿的束缚,快速撒谎道,“我们后天结婚,贝克特勋爵,在西班牙的传统里,婚礼前是不可以杀生的,否则将会给我们带来恶运的。” 

那个年轻的海盗第一次抬眼认真的看了玛丽娜的脸。西班牙姑娘并没有注意到他有些异样的目光,继续说到,“您先把他们扣押起来吧,等我们结了婚以后再杀。到时候可以向我哥哥展示您的风范。”

“哼,这是个好主意,美丽的姑娘,” 贝克特想了一会儿,笑道,“毕竟海上屠夫还不了解我真正的实力。”

“你说什么?” 那个年轻的海盗突然问道。

“把他们带到大牢!” 贝克特命令诺灵顿中尉。

“等等!” 被压下去的年轻男人喊到,“玛丽娜,真的是你吗?玛丽娜!是我,杰克小麻雀!”

“你认识他?” 贝克特冷言道。

玛丽娜努力让自己表情平静地回答道,“并不,我想这个海盗大概是疯了吧。我们回别墅吧,贝克特勋爵,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


“这就是你的完美逃脱计划?!” 巴博萨吼道,“把我的命也赌在一个你十五年未曾谋面的西班牙姑娘身上?”

“她一定会出手相救的,老男孩,相信我。玛丽娜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想当年我们的恶作剧-”

“够了,你闭上那张臭嘴吧。还有不到一天就到她们的婚礼了。如果那时还出不去我们大概会被贝克特献给那个可怖的海上屠夫。” 巴博萨生气地说道,但杰克假装头一歪睡了过去。

被巴博萨这么一说,他心里也没了底。万一他认错人了怎么办?即使那姑娘是玛丽娜,说不定她早就忘了自己是谁了,更何况她那可怕的哥哥现在也在罗亚尔港。杰克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整晚。他是被一名士兵的粗鲁敲击声吵醒的。睁开不知何时闭上的双眼,杰克看到了那个满脸写着不悦的英国人。

“刚刚有人为你们交了保释金,” 士兵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我怎么给你说的,赫克多?” 杰克小声说道,得意地看着那个士兵将扣下的所有物品归还给他们。

“斯派洛是哪一位?” 士兵接下来的话让杰克愣住了。“保释你的西班牙人让我务必要把这个给你。”

他递过来一个熟悉的钱袋,杰克的手指有些打颤地将里面的银色比索倒了出来。二十三枚,一个也不少。他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有些犹豫地问道,“他有没有说什么?”

对面的士兵皱起了眉头,“没。就是务必要把那个钱袋给你。”

“好吧,” 杰克心不在焉地跟着巴博萨出了大牢。他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手里的钱袋,果不其然里面叠着一张印着萨拉查家族徽章的小小的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只有简单的一行地址。

“还没蹲够牢?愣哪儿干什么?” 巴博萨不耐烦了。

“你先回船上去吧,我还有件没做完的事,” 说完,杰克向港口反着的方向走去。

洋房里空荡荡的,大概所有的士兵都被调到了维护婚礼现场,杰克没费多大力气就来到了纸条上说的那间房间。然而他还没看清里面的摆设就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当头一棒打晕了。


-


杰克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呼吸非常困难。还有,他的双手被绑在了身后。

睁开眼睛看到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对面站着的不是萨拉查,而是一个和他穿着一模一样的青年,连腰间的那把枪都一样。貌似察觉到他醒了,那人走过来蹲在杰克面前抱歉地笑了。

“对不起,杰克,我并非想让我们这么多年后的重逢变成这个样子,但我真的别无选择了,” 女扮男装的玛丽娜说到。

“呜呜呜呜!” 他的嘴被一个丝质手帕堵的严严实实。姑娘见他想说话便把手帕拿了出来。

“我好不容易留的胡子!” 杰克怪叫道,“你这个禽兽,玛丽娜!竟然把它无情的刮掉了!”

“什么胡子?就你下巴上那几根零星的茸毛?”

“你这话让我很伤心,甜心。”

“杰克,未来的勋爵夫人不可以留着胡须步入婚礼的殿堂。”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这时杰克才意识到自己呼吸困难的原因 — 他被强行塞进了一个带有束腰的白纱裙里。

“我需要些时间逃离这个鬼地方,杰克,所以暂时借用一下你的身份。相信我哥是不会让你死在贝克特的手中的。”

“是啊,他会亲手掐死我的,好姑娘,求你了,别这样对待一个老朋友。”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阿米骗我说你被海盗杀了,” 女孩坐在了杰克身旁,伤感地看着他说,“我哥哥并没有遵守他的诺言,杰克。我向往的自由,再多的比索也买不到。给你点建议吧,别再相信任何男人,他们都是撒谎的狗东西。”

“我也是男人啊。” 杰克奋力地活动着手腕,但那绳子似乎越收越紧。

“你不一样,” 玛丽娜说,“还有十几分钟哥哥会来接你去教堂。祝你好运,杰克。相信我们会再次相见的。”

说完,玛丽娜吻了一下杰克涂了胭脂的脸颊,顺着阳台上的绳索跳了下去。

他废了很长时间才把手腕上的麻绳解开了,毕竟杰克还穿着那个难受的束腰,拖着笨重的裙摆。刚要扯下身上的衣服时,敲门声响起,紧随而来的是那个男人熟悉低沉的声音。萨拉查用西语问他准备好了吗。

杰克看了一眼那诱人的窗口,无奈地捏着嗓子用蹩脚的西班牙语回答道,“好了。” 

他急忙把那个很厚的盖头披在了自己的脸上,隔着上面的缝隙看到了萨拉查推门进来。男人为了这桩婚事穿上了西班牙皇家海军最正式的服饰,胸前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勋章,腰间戴着一把做工精致的佩剑,长发整齐的挽在脑后。

“一切都会没事的,玛丽娜,就算你结婚了,哥哥永远会随叫随到,” 他温柔的隔着面纱捧起了杰克的脸,“我们走吧。”

TBC


后续6.相恋


玛丽娜说:不杰克,你不一样,你是妇女之友。

作者:我设定的这里贝克特和萨拉查年龄差不多,诺灵顿和玛丽娜差不多大,还是个小中尉。我还是挺喜欢第一部电影里的他的,而且演员还演了王男里风骚的Lancelot

身高方面诺灵顿官方是185cm,比杰克年龄上要小大约十岁(1700s), 贝克特是165cm (so sad),比杰克大(late 1680s),杰克是175cm (early 1690s)。他们简直WIFI天团了,杰克在中间。这些信息都来自PotC Wiki.

还有,其实当时的女孩子们出嫁的年龄大约24-25,男人们30左右,并没有很小就结婚的习俗。我想我大概不会写到Governor Swann和Elizabeth的出现吧。那包比索不是萨拉查给杰克的,是玛丽娜弄得,萨拉查并不知道杰克到了罗亚尔港。

我大概写完这篇就要去当吃瓜群众了.

给我留个言,点个小心心什么的吧~


评论(52)
热度(470)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