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相恋(麻雀倒追老萨 Part 6)

设定:八岁的小杰克对萨拉查一见钟情,但海军头子对他并不感兴趣。想写个杰克疯狂追求萨拉查,臭不要脸,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的故事。

上部分:

1.相遇  -  2.相识  -  3.相离  -  4.相思  -  5.相念


6. 相恋(杰克二十三,萨拉查三十五)

杰克想他大概这辈子也忘不了贝克特勋爵掀开盖头时脸上惊恐的表情。

“我的上帝啊,” 看见海盗头子那张被玛丽娜用白粉和胭脂摧残的花脸,贝克特整个人都被吓傻了。

“不不,不是上帝,是斯派洛船长,” 海盗头子冲他露出了一个狡猾的微笑,下一秒毫不客气地把玛丽娜的未婚夫连同呆住的老牧师一脚踹开,掏出了藏在花束里的刀子撕开了那个厚重的外裙。观众席里不明所以的男人们都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玛丽娜,你疯了吗?!” 

杰克刚打算开溜却被一把拉住了,回头看到的是萨拉查极度震惊的表情。他笑了,伸出手将西班牙男人拉下来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背后,整个教堂集体发出了惊呼。

“如果站在我对面的是你我还是会认真考虑一下的,美人儿,” 杰克满意地看着自己殷红的唇彩染红了萨拉查的嘴角。

年轻的海盗挣脱了束缚奔向了后门。

“你们还在那站着干什么?给我追!” 萨拉查好不容易缓过来后怒吼道,拔出了腰间的枪。

“长官,那可是您的亲妹妹啊!”其中的一名西班牙士兵惊讶地说,用看禽兽般的眼神盯着他的上司。萨拉查觉得自己要被气吐血了。

“那是个男人!!!你哪只眼把他看成我妹妹了?!”


-


出乎杰克意料的是后门停靠着一辆现成的马车。

“你简直是我见过最丑的新娘,” 倚在门口的巴博萨说。

“愣那里干嘛,抓紧过来!” 玛丽娜从前座探出了头。杰克不得不承认她穿着自己的衣服跟自己还真有几分神似。

“你良心发现了?” 他快速的爬上了后座。

“原计划是抢走你的船和人。”

“抢我的船和人?不可能的事!他们都衷心予我。” 杰克自信地说。

“其实我们已经启航了一段又折回来的,” 巴博萨的话瞬间给杰克打脸了。

“叛徒!全是些狗娘养的叛徒!我特么白疼你们了!” 他还没来得及发出激愤的演讲就被来自身后的一颗子弹吓得缩回去了。“还停在这干什么?快走啊!”

“啊,其实-” 姑娘犹豫了。

“别告诉我你不是来救我的,玛丽娜。”

“-我们是回来绑架我哥的。”

“你伤透了我的心。” 

话还没说完,萨拉查冲出了后门就被巴博萨提前设置的陷阱困住了。杰克没注意的一个陌生男人将一个粗糙的麻袋套在了西班牙船长的头上。

“快,赫克托,吉布斯,把他扔上来!” 玛丽娜喊到,翻身跳上了驾驶的位置。

“吉布斯又他妈的是谁?” 杰克怪叫道。

“我刚刚从码头上招聘的一名水手,” 玛丽娜边解释边启动了马车,“三颗上等的红宝石可以买到任何人的帮助。”

“你还有什么招式能让你哥老实点吗?” 后座上,杰克被挣扎中的萨拉查压在了身下。

“都用麻袋套住他的头了啊,” 吉布斯回头说。

“那只对鸟有用,你这个蠢货!” 杰克吼道,费力翻了个身骑在男人腰上用腿夹住了他尝试挣开的双臂。

“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码头了!” 玛丽娜回头喊道,加快了速递。他们真的快到了,因为杰克已经能闻到大海的味道了。打后的巴博萨还在忙着驱散着身后的追兵。

杰克的裙子被撕碎了,下一秒天旋地转,男人再次将他压在了身下,萨拉查喘着粗气将套在头上的麻袋扯了下来,半长的黑发顺着脸颊倾斜而下。杰克低吟了一声,“告诉我顶着我大腿的不是一把枪,爹地。” 

“你们!” 萨拉查气的说不出完整的话。

“坐好!” 玛丽娜喊道。

马车剧烈地颠簸了起来。混乱中萨拉查整个人失去支撑全压在了杰克的身上,杰克趁机用毁了的裙子一角堵住了男人刚想说话的嘴。

“我能问个问题吗?” 他咬着牙忍受着身上的煎熬,“为什么需要绑架你哥?”

“我答应船员们带他们找到埃尔南德斯·科尔斯特的宝藏作为跟着我混的条件!” 玛丽娜解释道,马车做了个急转弯。

“你疯了,玛丽娜!” 萨拉查吐出嘴里的破布吼道,“那只是祖父给我们编造的故事!科尔斯特根本没有留下传说中的那笔来自南美洲的财富!” 

“寻宝图藏在家族的祖传戒中,杰克,” 玛丽娜直接无视了萨拉查,“而破除藏宝洞口的诅咒所需的是科尔斯特男性后裔的血液,也就是我哥的血,” 女孩停下了马车,拔出了腰间杰克的配枪,“给我乖乖下来,阿米。”

“什么叫跟着你混?” 看着玛丽娜用枪顶着自己哥哥的画面有些奇怪,不过杰克还是跟着一起跳下了马车。

“他们快追来了,” 巴博萨急声道,“都快上船!”

“萨拉查小姐!” 码头上传来了诺灵顿中尉急切的喊声。

“对不起,詹姆斯,但让我嫁给贝克特勋爵就等于判处我死刑,他将会一辈子把我禁锢在一个漂亮的笼子里,” 女孩站在女神号的船尾楚楚可怜地看了他一眼,“求求你,放了我让我自由吧。”

杰克吃惊地看着码头上那个领头的英国士兵竟然停下了脚步,就这么望着他们的船使出了港口。“你是不是有海妖血统啊?耍男人这么有手段。”

“怎么可能?” 玛丽娜无视了海盗头子惊讶的目光,冲着杰克的手下们说,“把他们两个给我绑起来。”

“等等,为什么也要把我-” 杰克好像听错了什么,“喂,女神号是我的船啊!”

“抱歉啊,斯派洛,” 巴博萨笑得一点也没有诚意,“不过我们这个新船长可比你厉害的多。”

说完,每个人都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色彩鲜艳的宝石。

“你们这么简单就被美色贿赂了?” 杰克觉得自己的下巴要掉下来了。“太没出息了!”

“我死也不会和肮脏的海盗勾结,” 萨拉查目光坚定地咬牙道。

“哥哥,我觉得你应该客观地认识一下现在的状况,” 玛丽娜眯起眼睛蹲在了男人的面前,“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貌似现在都当上了海盗呢。”

萨拉查不死心的再次尝试劝说她,“玛丽娜,现在还不晚,跟我回去-”

枪管不留情地堵上了西班牙船长的喉咙,“我宁可死也不要嫁给那个男人,哥哥。” 

“我没有你这个妹妹,” 萨拉查见毫不管用,生气地狠心道。玛丽娜反而笑了,乖巧地吻了一下西班牙船长的脸颊。

“我知道了,阿米,” 女孩起身对巴博萨说了些什么。

年长的海盗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好的,船长!”


-


杰克承认,玛丽娜的确非常适合做一个海盗 — 头脑聪明,手段狠。

有她在,一个人在海上能混的很不错。

当然,前提是能和她一伙儿。

不然就会出现现在这种操蛋的情况:杰克和萨拉查一同被谋反的船员们扔到了一个无人居住的荒岛上。

杰克清楚这只是女孩耍的一个小把戏,因为杰克曾经也以同样的方式流放过他的船员,他们并没有走远,可是萨拉查并不知道。男人爬上岸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愤怒地紧紧掐住了杰克的脖子,“我当年就应该狠下心来杀了你!” 

拉扯着扭打在了一起,两个人在潮湿的沙子上滚来滚去,但最终还是萨拉查占了上风。杰克这辈子也没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样子,浑身湿透,乌黑的长发疯狂地散落的到处都是,昔日的王者现在落入此境,杰克突然有些后悔当时自己自私地缠上了他。或许如果当年没有听黛西小姐的话,没有偷偷爬上那艘西班牙军舰,现在的萨拉查早就儿女满堂,当上了海军上将。

脖颈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身上压着的男人像断线木偶般倒在了沙子上。

“就算你再次出现并夺走了我的一切,麻雀,我还是下不了手,” 萨拉查呢喃着说,声线里带着一丝绝望。他闭上了眼睛,“我的男孩,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恶魔。”

杰克费力地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再看了一眼旁边颓废的男人说,“行了,别在那演苦情戏了,再泡就要泡出毛病来了。”


-


他们的岛屿恰好是一个东印度公司运酒路线上的地点,因为杰克所在的那艘运输黑奴的商务船曾经在这里停靠过,他很轻松地再次找到了那个隐蔽的地窖。撕开了捆在身上的婚纱后,年轻的海盗头子在地底下的一具干尸上找到了件可以穿的破裤子。来回运了几趟物资后,他在选定的平地上升起了一个火堆。

提醒萨拉查用火烘干湿透的衣服时,男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坐在那里,直愣愣地看着海上火红的落日。无奈之下杰克只好自己动手,扒掉了萨拉查身上的衣服,支在火上。

“你够了,屁大点的事儿,不就是妹妹逃婚了吗?又不是世界末日,”杰克实在忍无可忍了,“起码你们都还活着,不是吗?”

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杰克不耐烦地直接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孩子气地用手遮住了萨拉查的眼睛。

“灵魂出窍啦?真出窍了我就不客气啦?” 装作要低头吻上去时男人却开口了。

“大海之外,还有领土。”**

“什么?” 

“西班牙国徽上面的拉丁语,父辈们从小就不断重复的话,” 男人平淡地说,依然望着那片蔚蓝的大海,“寓意着要敢于冒险的崇高精神和永远的追求。母亲死后我就把这句话刻在了心上。”

杰克借着来自火堆的微弱红光看到萨拉查胸口上的那行字。黑字上方那个图案杰克再熟悉不过了,西班牙帝国的盾徽,一只凶神恶煞的双头鹰。小海盗忍不住用手指抚摸了那只猎鹰栩栩如生的羽毛。

“沉默玛丽号是根据我母亲命名的,杰克,” 萨拉查揽过了坐在身上的年青人,“我一直坚信她的在天之灵保佑着我们在海上的征程。” 

“屠杀,不是征程。” 杰克冷哼了一声,在男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征程,” 萨拉查纠正道,“是我们让大海变得更加安全。”

“你为什么这么恨海盗啊?” 杰克懒得跟他争。

“因为他们残忍虐杀了我的双亲和祖父,” 萨拉查冷言道,“所以我发誓要将海上所有的恶棍都一一清除,没想到现实竟是如此讽刺啊。” 

“不是所有的海盗都是坏人,很多是无路可走才选择的,” 杰克懒洋洋地解释,“还有,你妹妹这样的根本不算真正的海盗啦,她只是被压抑太久爆发了,爆发的方式有些吓人而已。” 

“那你呢,麻雀?” 萨拉查低头认真的问。“你算什么?”

“我啊,本来就出生在海盗船上,理所当然就子承父业了呗。”

“你可以说我也是子承父业。”

“这才叫做讽刺嘛,” 萨拉查怀里的年轻人眯起眼睛,嘴角挂着的笑容风情万种,“海里的鱼偏偏爱上了天上的鹰。”

“爱情是用来哄小孩的,杰克。”

“那如果给你选择一个,爱情和自由两者间你选哪个?” 杰克有些好奇地问。

“两者的绝对形态是不存在的,没有绝对的自由也没有真挚的爱情,” 萨拉查的回答换来了怀里青年的一个大大的白眼。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就知道你得给我整个这样的狗屁答案。”

“那你呢?会选哪个?” 萨拉查反问道。

“当然是二者都拥有啊,你当我傻啊?” 杰克说到,“我可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我— ”

没说完就被一个响亮的喷嚏打断了。

“— 冷了,” 萨拉查笑着给他接上,在男孩愤愤不平的目光下起身拿来了被烘的暖暖和和的衣服和一瓶朗姆酒。杰克惊讶地看着萨拉查用牙咬掉了酒瓶上的塞子,仰脖灌了一大口烘得有些温热的酒水。男人伸手将厚重的外军装盖在了小海盗的肩上,在杰克身边再次坐下,把酒瓶递了过来,挑眉问道。

“喝吗,小子?” 

“喝,” 将头靠在萨拉查宽厚的肩上,杰克痞笑道,“你用嘴喂我,我就喝。”

他带着些许玩味等着刻板的西班牙男人拒绝,得到的却是一个平静的眼神。萨拉查打量了他些许,然后在杰克诧异的目光下喝了一口酒。下一秒他得到了一个辛辣的吻,朗姆酒的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男人一手托着小海盗的下巴,另一只手将痴迷于接吻的男孩搂进了自己怀里。

“还要,” 漫长的一吻结束后,杰克呼吸不稳地命令道,像只柔软的小奶猫一样用挺巧的鼻梁蹭着萨拉查的脸颊,手指不安分地抚过男人胸口的刺青。两个人用这种方式喝完了那瓶酒后都有些燥热的醉了。

杰克笑着将萨拉查骑在了身下,低下头去顺着男人的胸口向下一路舔·吻。萨拉查看到男孩胸口挂着的那枚亮晶晶的戒指后伸出手将其取了下来。小海盗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刚要开口,他却托起了男孩的左手,在无名指处印下一个温热的吻,然后将那个有些宽大的指环套了上去。

“我不记得在酒里下过药啊,” 杰克不可思议的呢喃道。听到这句话萨拉查的胸口感觉有些闷闷地疼。

“你今天好不容易穿了次婚纱,我的麻雀,所以...” 他感觉真的有些醉了。

杰克窝在他胸口笑了,“你的麻雀?”

“是啊,我的。” 似乎自我否认不下去了。

“春宵苦短,” 小海盗说出了和七年前一样的台词,萨拉查望着青年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笑了。杰克俯身咬住了他的嘴唇,不老实的手伸下去握住了让身下男人呼吸加重的硬物,“我们做些大胆的事吧?”


TBC


后续:7.相爱


** 拉丁语是Plus Ultra,来源于由查理五世,在西班牙国徽上的motto,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从Non(不)Plus Ultra 改成了现在这个。大意就是‘还有更远’(further beyond)

作者:我觉得我写的简直一锅粥... 萨拉查要被他们玩坏了... 酒后乱性啥的... 剧透一下,萨拉查之所以这么沮丧是因为他明白这样离开会被贝克特误解为勾结海盗的,而且还搞砸了和大英帝国的联婚,消息传回西班牙王室那里,沉默玛丽号和他的船员们都会被扣下的。

感觉我快要爬墙去虫铁了,今天Youtube上看了几个小片段就莫名路转粉了...哈哈

喜欢的话就点个心心吧,给我写句话啥的。爱你们~


评论(42)
热度(491)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