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相伴(麻雀倒追老萨 Part 8)

设定:八岁的小杰克对萨拉查一见钟情,但海军头子对他并不感兴趣。想写个杰克疯狂追求萨拉查,臭不要脸,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的故事。

上部分:1.相遇  -  2.相识  -  3.相离  -  4.相思  -  5.相念  -  6.相恋  -  7.相爱


8. 相伴

他的罗盘貌似出了点问题,杰克皱眉望着不停转动的指针绞尽脑汁,当时跟随指针的方向他和巴博萨来到了罗亚尔港,但现在所指的方向呈现着和那个英国殖民地相反的方向。难道说宝物已经被取走了?

杰克烦躁地合上了罗盘。

“怎么了?一脸的不开心。” 玛丽娜换上了一身帅气的男装,高挑的西班牙姑娘英姿飒爽的样子总是能让船上的一部分男人停下手中的工作直愣愣地看好久,把邪恶女神号上工作效率降低到极点了。“阿米又欺负你了?我去收拾他。”

“哈哈,并没有,” 杰克干笑着接过了姑娘递过来的地图。萨拉查兄妹之间的争执简直是噩梦般的感觉,两个人张嘴就是连珠炮式语速快的令人眩晕的西班牙语,外加夸张的手势。那次杰克意外躺枪,路过时不小心被莫名其妙地拉入争吵还要求他选一边,根本听不懂的海盗头子再也不想目睹了。

“只是时间越来越少了,” 摸着手腕上被女巫画上的符号,杰克解释道,“我答应在固定的世间内找到海洋之心,并将其带回给那个妖婆。”

“不然?” 玛丽娜担心的问。

“不然她的诅咒就会生效。”

“什么诅咒?”

“我并不想知道。”

“你向她索要了什么?” 

“自由和爱情,你会选择什么?” 杰克突然问道。

玛丽娜想了一会儿说到,“自由。”

“你和我还真像啊,” 杰克望向了正在天边下落的那抹火红的夕阳。

“你还没回答她到底给了你什么,” 玛丽娜看向他的眼神很复杂。

“这还用问吗,甜心?” 年轻的海盗头子咧嘴痞笑道,“你应该早就知道答案了。”


-


杰克还有不到十六天的时间找到那个女巫所要的东西。无奈之下,他想到了向他那个无良老爹爱德华·蒂格寻求帮助。指针带领着他们来到的竟然是当时杰克和萨拉查第一次相遇的圣胡安港口。

当杰克给西班牙男人解释他们上岸的理由时,萨拉查一脸不悦,“你要找就是当年把还是个孩子的你独自扔在这里的那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我知道你特疼我,甜心,” 杰克冲男人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但大概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老爹对于海上传说比我懂得还多。他一定能告诉我们关于’海洋之心’的消息。” 

“我倒是想亲自见见这个老东西,” 海上屠夫冷笑道。

杰克看到男人凶狠的表情打了个冷颤,“别激动,老婆,那可是你未来的公公。”

萨拉查并没有回答,只是那张俊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杰克觉得有些毛骨悚然,麻雀有种预感今晚屁股又要遭殃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带着萨拉查兄妹和巴博萨一起来到了约定好的酒馆,刚推门进去就被一声兴奋的尖叫吓到了。

“杰克小可爱?!是你吗?”

惊慌地抬头看到一个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人冲了过来,怀里还抱着个四五岁的粉嫩小男娃。女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巴掌,彻底把杰克打蒙了。

他捂着脸夸张地叫道,“大妈,我认识你吗?!”

“这么久都没来看我们娘俩,” 黛西不解恨地又扇了他一巴掌。

方才在杰克背后用西语低声交谈的萨拉查兄妹停下了对话,站在玛丽娜一旁的巴博萨不怀好意的笑了,“哟,没想到你的儿子都这么大了,斯派洛。”

“儿子?” 杰克背后响起了魔鬼的声音,萨拉查嘴角阴森地上扬,“这是你的种,麻雀?” 

没等邪恶女神号船长来得及解释,黛西的蓝眼睛突然一亮,把怀里那个莫名奇妙出现的孩子干脆递给了杰克,跑到了玛丽娜面前,开心地打量着她问道,“这就是你每次来找我开房时嘴边老挂着的那个胸大屁股翘的西班牙大美女,小杰杰?终于追到手了?” 

“你喜欢过我,杰克?” 玛丽娜饶有兴趣地问道。

海盗头子老脸一红,“怎么会?!这是个误会,黛西,你们— ”

“看来你和这边的计时女很熟,cariño,” 萨拉查的脸上挂着一抹惊悚的微笑,伸手逗了一下杰克怀里熟悉地把玩着青年脏辫上亮晶晶装饰的奶娃,“熟到都喜当爹了。”

一滴冷汗顺着杰克的脊背流了下去。

还找什么破海洋之心,他活不过今晚了,大概会被萨拉查直接干死在床上吧。

“我和她之间没有过那种关系,好吗?!” 麻雀害怕地炸毛了,把忙着吃小手的孩子甩给了自己男人,抓住黛西的胳膊,把她从玛丽娜身边拽到一旁阴暗的角落,低声吼道,“你疯了吗,黛西?再瞎说下去你会害死我的。” 

“我们不是约定好你带着心仪姑娘来的时候我帮你让她吃醋吗?!” 黛西瞪他,“臭小子都忘干净了?” 

“吃醋也不能随便拐来个孩子当道具啊!人家爸妈不得急死?”

“孩子是我的啦,” 黛西拍着呼之欲出的胸脯说到,脸上染上了一抹幸福的红晕,“还记得我那心上人吗?他回来了,孩子是他的,这个酒馆也是我们一起营运的。”

杰克顺着女人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碧眼男人正在吧台处售酒。

“你的心上人?之前的那个水手?” 海盗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

“是啊,我又开始相信真爱了,” 黛西笑着把他带回了还站在门口的众人。玛丽娜稀罕的把孩子从哥哥怀里抢了过来,正开心地低头嗅着娃娃身上香香的奶味。

“阿曼多,这是黛西小姐,我当年在这跟她混过好久;黛西,这是阿曼多,” 看到男人挑眉盯着他们的锐利眼神,杰克的脸有点烫,声音如蚊子般细小,“他才是我老给你提到的西班牙美女…”

这时,酒馆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恰巧是杰克的老爹。风尘仆仆而老海盗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儿子和一个高挑的黑发美人儿站在一起,姑娘怀里还搂着个可爱的小男娃。

“好啊小子,我竟然低估了你,” 爱德华·蒂格睁大了眼睛,大笑着赞成道,“几年不见,我这是要当爷爷了?!” 

“啊啊啊啊,你们她妈的都是脑残吗?!” 杰克在巴博萨狂笑声中彻底气炸了。


-


“海盗,” 萨拉查眯起了眼睛,手警惕地抚上腰间的佩刀。

“屠夫,” 老蒂格直接亮出了天天挂在身上的那把枪。

杰克在两人掀翻桌子开干前大声清了清嗓子。

“小杰克,这不管你的事,” 老爹头也不回地说,“可恶的海上屠夫杀了无数个我们的兄弟,今天我要替他们报仇。”

“麻雀,我想接下来的场景你并不想目睹,” 萨拉查慵懒地用西语说。

“你们两个够了!” 杰克吼道,豪不客气地抢走了两人手头的武器。

“都给我坐回去,” 海盗头子没好气地把蒂格按回座位上,“我找你是有目的的,老东西。”

“哼,我还没从失去孙子的悲痛中缓过来呢,臭小子,” 蒂格不悦地哼哼道。

“失去个屁,本来就不是我的种,” 杰克不耐烦的说,“你对于’海洋之心’的传说了解多少?”

“海洋之心?” 老头子警惕地看着儿子,“你打听这个干啥?” 

“还不是你那个女巫要找这个东西,” 杰克皱眉道。

老海盗想了一会儿,眼珠一转问道,“听说过三叉戟的传说吗,儿子?”

“波赛冬的三叉戟?”斯派洛船长笑了,“老头子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那玩意儿是不存在的。” 

蒂格没搭理他继续说到,“传言三百年才会出现的血月之夜带着海洋之心到世界的尽头便可以寻到进入波塞冬之墓的入口,拿到藏在墓里的三叉戟就可以以神之力统治所有的海洋。”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了?海洋之心其实是把钥匙?” 杰克两眼放光地问道,“只要得到三叉戟我就可以称霸七海了,根本用不着那个老巫婆的帮助!” 

“小声点,儿子,” 老海盗警告到,“再过几日便会是血月出现的日子了,不止你一个想得到海洋之心,我听人说黑胡子和他那群可怕的追随者们也在寻找那把开启墓门的钥匙。” 

杰克聚精会神地听着,抬手要喝一口旁边的朗姆酒,却被突然从半空中蹦出来的一只穿衣服的猴子吓了一跳,酒水洒了一裤裆。萨拉查嘴角向上抽了一下,杰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谁养的野猴子?!”

“他的名字是杰克二世,” 玛丽娜一脸得意地和巴博萨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我和赫克托用十枚银币买到的。”

“脏死了,玛丽娜,” 萨拉查皱眉。

“十枚?!一个破猴子这么贵?” 杰克吼道,“蠢货,你们被坑了!” 

猴子跳到了他头顶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它很喜欢杰克耶,” 玛丽娜小声在巴博萨耳边道。

巴博萨坏笑着耸了耸肩,“同类相吸嘛。”


-


“你在后悔。”

萨拉查回头看到了悄然来到他背后的麻雀,“此话怎讲?”

“选择我,你后悔了,” 杰克解释道,望向了萨拉查先前面对的海面,“让我猜猜,那是家的方向。”

男人摇头笑道,“傻孩子,你和玛丽娜才是家的方向。” 

“你在担心他们,勒萨罗和你的船员们,” 杰克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我保证他的妻女会尽我所能将勒萨罗安然无恙地带回波多黎各,” 萨拉查叹了一口气,“洛兰多中尉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等着他。”

“等我们拿到三叉戟就能轻松地找到并救下他们,” 杰克搂住男人的腰安慰道,“老罗是个聪明的人,他们不会有事的。” 

萨拉查低头吻了一下小海盗光洁的额头,“但愿如此,我的男孩。”

仿佛是上天听到了他们的祈祷,宁静的夜晚被一声鹰啸打破了,杰克抬头正好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滑翔在海上的迷雾中。萨拉查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宙斯像古神话里的天神一般悄然落在了船边,锋利的爪子牢牢地陷入了木制围栏。杰克小声惊呼了一下,像十几年前那样习惯性地缩进了男人的怀里。

“呃,它还活着啊?” 杰克紧张的问。

“傻麻雀,鹰可是寿命长达数十年的,” 萨拉查笑着伸手取下了捆在猎鹰腿上的那个卷轴,借助着洒下的洁白月光读起了纸上的内容。

“怎么了?” 杰克看着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勒萨罗写来的,” 萨拉查皱眉道,“玛丽号被西班牙帝国赠送给了贝克特勋爵以赔偿未果的联婚,他们也被迫效忠贝克特,但勒萨罗带着船员们驾船潜逃了。”

“什么?” 

“他用暗号说他们三天后希望和我们在南海域的某坐标碰面,mi amor,” 萨拉查激动地捧住了杰克的脸,“我的船员们还活着!” 

三天时间,杰克咬住了下唇,去除三天的时间他还剩下整整十天来找到海洋之心并将其送至女巫的海岛上。小臂上灼烧的符咒仿佛有着心跳一般搏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

“好,” 杰克奋力地寄出了一个无畏的笑容,“我们这就改变航线吧。”


-


“这就是西班牙的上等红酒?” 贝克特坐在在沉默玛丽号宽大的船长办公室里,优雅地嗅了下手里酒杯中深红色的液体后皱起了眉头,“味道实在是差强人意。你说呢,勒萨罗大副?”

他起身来到跪在地上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面前,笑吟吟地望着因身上血肉模糊的鞭痕和烙印而疼得打颤的大副。勒萨罗的手脚被粗糙的麻绳紧紧捆在一起,身上那件破烂不堪的白色衬衣被血液染成了暗粉色。

“要不要来一口?” 贝克特问道,可是西班牙男人还是死死闭着嘴不肯说话。

“那我就当你默许了?” 小个子男人将那杯液体满满倒在了男人背上最深的口子上。勒萨罗疼得闷哼了一声,但还是拒绝开口。

“唉,你们西班牙佬怎么这么无聊?” 贝克特将空杯子随意的扔到了一旁,将守在门口的诺灵顿中尉叫了过来。“既然酷刑没有用,那我们就换个办法让你开口吧。”

“给我带过来一位玛丽号的船员,詹姆斯。”

“长官?”诺灵顿并不理解为何要这么做。

“问他们谁在西班牙有亲人等他们回家,把举手的前五个给我带过来。” 

“长官,这 — ”

“诺灵顿中尉,你若是办不到,我可以分配给别人。”

“是,我这就去,长官。

“这样吧,忠诚的勒萨罗大副,我们玩个游戏,” 贝克特拿起了挂在萨拉查办公桌背后的那把祖传下来的佩剑冷笑道,“从现在开始,我每五分钟杀掉你一名船员,直到你配合写下我要你写给阿曼多·萨拉查的信,告诉他你率领船员们逃出来罗亚尔港,并且希望他带着妹妹和那个可恶的小海盗来和你们碰面。到时候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地上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低声用西语狠狠骂了一句。贝克特笑着指使诺灵顿领进来了第一位船员,一个年轻的棕发碧眼的小伙子。

“来,孩子,告诉我们你为何急切想返回西班牙,”英国男人柔声诱导。

达维斯中尉紧张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受伤的大副,结巴地说到,“我,我的新婚妻子刚,刚为我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先生。

“啊,简直太美好了,”贝克特赞同地鼓起了掌,“你说美不美好,大副先生?”

跪在地上的男人还未来得及开口,贝克特就提起了一旁的佩剑将其深深地捅进了年轻人的下腹,残忍地横向切了下去。

“不!” 勒萨罗剧烈地挣扎了起来。达维斯中尉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血液顺着巨大的伤口快速的染红了膝下的地板,抽搐着缓慢地倒下了。

“好好看着他的眼睛,勒萨罗大副,” 贝克特扯起了独眼男人凌乱的长发,“是你夺走了那两个孩子父亲的性命。我给你五分钟思考的时间,然后我们请进来下一位。” 

勋爵笑着抽出了萨拉查船长的佩剑,在尸体的背上擦去了血迹。

“你的答案,勒萨罗。”

TBC

后续:9.相随

作者:米娜桑,这边 4th of July 放假啦,所以我抓紧写点吧,其实挺想抓紧写完然后安心干别的。看看能写多写多少吧。前天打了一个大纲,貌似还有四更就可以完结啦!!或者三更,看我每次断章在哪吧~

写的我真的好累,感觉把脑内的英文对话翻成中文打出来就不那么带感了,不过我中文文笔真的有限,所以真的超级感谢一直以来支持的大伙们~ 肥肠感动的!

喜欢的话就点个心心,写个啥留言吧~ 我尽量回复!亲亲宝贝儿们 (·3·)


评论(26)
热度(282)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