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累到屎的海外🐶

【萨杰】海妖(中)(人鱼AU)

设定:人鱼是永生的,但如果爱上一个人并为他流泪,寿命就会变得和那个人一样长。所以他们从小就被警告亲近人类便意味着死亡。


前面: 


正文:


“永远不要接近人类,” 伊丽莎白看到杰克胸口挂着的那个金光灿灿的西班牙硬币时是这样告诉他的,“永远不要为人类流泪,否则会死的很惨。”


她大杰克一百多年,是个极度凶残不好惹的人鱼,但伊丽莎白明明是口是心非,因为杰克亲眼看到过有一次她上岸和一个面容清秀的人类男人幽会。当他质问伊丽莎白时却得到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说威尔已经不是人类了,是那艘受到诅咒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并告诉杰克威尔的心脏是她亲自藏起来的,全世界只有她知道那个宝箱在何处。


所以说,威尔严格意义上说不算是人类。


杰克对此并不太懂,但他可以确认的是伊丽莎白真的是个非常凶残不好惹的人鱼。


然而这个严肃的警告并没能阻止杰克千里迢迢再次游到西班牙的海岸。不知为何,他没能忘掉几年前被他放过的那个人类幼崽,或许是人鱼的天性。他们都喜欢收集宝藏,杰克对那些漂亮的石头早已不感兴趣,但背后有故事的东西,比如说那天小孩掉落的金币,却让他视为最珍贵的宝物。一定意义上,那个男孩也是属于杰克的,在饶过他的性命的一刻,人类就已经成为他宝藏的一部分了。


可惜这次他没有看到那个记忆里的小小的身影。


-


从小,阿曼多·萨拉查的母亲就一直说他是受到大海眷恋的男孩,像他父辈那样血管中流淌着海水。母亲总是笑着给他讲述小时候的经历,那次他滑下码头却奇迹般地死里逃生的故事,没人相信他所说的水里有人将他拽下去的版本。


在那件事后,萨拉查再也没有靠近那个码头。后来他曾私自向父亲手下的老水手们询问过此事,他们说或许男孩记忆中那个水下美丽的姑娘其实是个凶残的海妖。吹了一辈子海风的老头儿们同母亲一样,开玩笑般的调侃他说或许萨拉查家的大少爷太过英俊,连海里的怪物都被迷住了不舍得下手。


然而他们都错了。


十六岁那年,萨拉查伴随父亲从西班牙航行到他们在波多黎各的殖民地的途中遭遇了海洋风暴,无人幸免。当少年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陌生海岛上醒来时,他更加坚信自己并不是受大海的眷恋,而是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下了恶毒的诅咒。


-


杰克和他的兄弟姐妹们一样喜欢狂风暴雨的降临,那是一种深处波塞冬怒火下的刺激,仿佛依偎在那位给予他们生命的海神的怀抱中。偶尔他们还能趁机饱餐一顿,因为那些人类用木板制作的简陋漂行器都几乎行驶不出风暴的范围就沉入了无尽的大海,船上的那些尖叫的人类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了人鱼的晚餐。


杰克杀死过人类,但没有亲自尝过他们的肉。他更倾向于吃鱼或者人类偶尔不小心掉入水中的果子。那种翠绿酸甜的苹果是他的最爱。


这次被海浪拖入地狱的船只来自西班牙,杰克在狂风中听到了落水的水手们歇斯底里的哭喊与祈求,然后看着惊慌失措的人类在闪电的照耀下一个个被浮上水面的人鱼拖入了深渊。


“你还在等什么?选一个弄死啊!” 身旁的伊丽莎白早就兴奋得露出了原型,尖利的獠牙和血红的眼眸在那张心形的漂亮脸蛋上显得有些吓人。


杰克犹豫的穿梭在被血液染红的海水中,小心翼翼地憋住气,他不想吸入那腥甜的液体。一个闪亮的东西突然吸引了人鱼的目光,杰克快速游了过去,抓在了手里一看竟然是一枚和他系在胸口一模一样的货币。顺着望去,杰克看到了一个昏死过去的年轻人类正在缓慢地下沉。处于这个深度已经听不见海面上的杀戒,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


他好奇的望着那个人类苍白的面孔,那人有着高挺笔直的鼻梁,严肃的浓眉下有着一双禁闭的眼睛。他的发带被海水冲走了,乌黑的半长黑发像新鲜的水草漂在深墨色的海水中。虽然看似还有些青涩,但那个人眉宇间已有的那种威震四方的气质让杰克不由得联想到了沉在海底被人类遗忘的众神石像。人鱼突然有种冲动想拨开他的眼帘看看他的眼珠是否和翡翠一样绿,不过眼看那家伙再沉下去大概就没救了。


杰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游向了那个面容神似希腊雕像的人类,将自己肺部仅存的氧气通过嘴渡了过去。他环抱住人类的腰,费力的向海面摆动起修长的尾巴。


-


那天下午,沉船碎片和残破不堪的尸体终于被冲刷到了海岸上。


萨拉查看着那些被什么不知名海洋生物啃食过在海水中早就泡的发白的烂肉中闪烁着一枚熟悉的指环,那是刻着萨拉查家徽的白金戒指,曾经佩戴在父亲左手的拇指上。十六岁的少年瞬间就把胃里所剩无几的酸水吐了个干净,跪倒在父亲残破的尸体旁痛哭了起来,直到他感觉自己这辈子所有的眼泪都流干了为止。


男孩抬头看向远方海平面上正在下落的那枚火红的太阳,咬紧牙关强压着翻腾的胃将父亲仅剩的半条胳膊埋葬在了不远的一颗粗壮的椰子树下。他的手指在刨那个土坑时挖出了血,钻心的疼,但萨拉查并没有停止机械的动作。这是上天给他活下来的惩罚,肉体上的痛苦或许可以换来灵魂上的宽恕,他一边默默忏悔一边挥汗如雨地坚持着,直到把最后一把土归回原位。萨拉查撕掉了自己破烂的衬衣,捡来两根还算直的木棍,粗糙地绑了个十字立在了父亲的坟前。他拾起了落在沙子中的那枚戒指,生涩地套在了自己的拇指上。指环很大,在少年修长的手指上根本挂不住。


他失魂落魄的在那个墓前坐了许久,直到身体支撑不住为止,萨拉查就这样昏死了过去。


-


“你疯了,杰克!” 嘴上虽然这样讲,伊丽莎白还是陪伴着他上了岸。等鱼尾化为两条腿后,二人有些尴尬的相互撇了一眼对方赤裸的身体,随后伊丽莎白耸了耸肩,就这样大大咧咧,昂首挺胸的来到了那个神志不清的人类身旁,好奇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坟堆。杰克把那个昏迷的家伙翻了过来,探手摸了一下孩子过于滚烫的皮肤。


“你不应该留下活口的,” 伊丽莎白皱眉道,“人类太危险了。”


年轻些的人鱼没有理会她的说教,杰克用尖尖的犬牙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伊丽莎白震惊的目光下将猩红的血液滴入了昏迷少年干裂的嘴唇上。


“为什么要救他?” 她问。


杰克耸了耸肩,站起来无所谓的笑了笑,“最近有些无聊,蒂格提议我养个宠物啥的。”


伊丽莎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爹的意思是让你养条鱼。”


-


再次醒来时,早已到了第二天。萨拉查感觉自己身上的不适奇迹般的在一晚上的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更加奇怪的是,自己身旁的沙滩上竟然有着两排小巧的脚印,歪歪扭扭的从海边来到自己身旁,又原路返回。


难道这座岛并不是荒无人烟?


然而他找了一天一夜也没看到一个活人,倒是险些被岛上凶残的野猪追上。


萨拉查很快就意识到他不幸的被冲到了一个可以用人间地狱来形容的鬼地方。他不是没听过父亲的手下们讲的海上奇闻,但亲眼目睹海岛北面的那个白骨森森的海滩还是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没敢仔细看,但萨拉查可以肯定那些被烈日晒得煞白的骨架上的小小牙印看上去像是人的嘴留下的。


男孩确认这座小岛处于加勒比海域内的某处,但几乎没有船只路过这里。他用干枯的草和吃剩的干椰子壳在海滩上烧了整整一个月,硬是没有看到一艘船经过。正当少年打算放弃时,远方的海平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貌似是一艘运输黑奴的船只。萨拉查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费力的把火点旺了一些,向上帝祈祷那艘船的主人能够看到他这边明亮的火苗。


他们的确看到了他,并且向这边驶来。萨拉查心想自己终于能够得救时,那艘挂着英国国旗的船只似乎失去了控制一般的撞向了海岛右侧的那片暗礁。与此同时,他模糊的看到了水中竟然出现了些许身影,在海面下飞速的聚集到失事的船处。


过了几秒痛苦的尖叫声才传到了萨拉查的耳中。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片海水被迅速的染成了暗红色,那艘船在水中神秘生物的攻势下很快就沉了下去。


当天晚上,沙滩上再次冲刷上来了支离破碎的骨架。


TBC


作者:应小伙伴们的要求来更一番这个咸鱼AU,希望大家稀饭。求心心,求留言~


评论(10)
热度(181)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