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

【柱扉】亡灵祭(上)

作者:剧情大概就是二人一不小心穿越到过去,然后遇见了小柱间和小扉间。一直超级喜欢创始四人组,特别是扉间,总感觉特心疼千手二当家,一辈子操碎了心。所以终于忍不住想写个让大家对他好点的文,特别是哥哥。可以当做亲情以上爱情未及吧。(穿越时空改变未来)

警告:有私设,可能OOC。后面可能会有斑扉友情向。没有柱斑。

正文: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千手扉间看到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一秒前还在战场上和漩涡家的小子并肩作战的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彻底恢复成活人的躯体,银发男人伸展意识大体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查克拉。除了近处那股熟悉的强大查克拉外,附近还有三个孩子,貌似正在不远处的河边玩耍。站起身来到那棵粗大的老树下,扉间捡了一块拇指大的石子,毫不客气的抛向还倒挂在树上的长发男人。石子弹到了大哥的护额,在地心引力作用下再次落到了地上,滚动到扉间的脚下停了下来。


“喂。” 扉间低声叫了一下。千手柱间没有丝毫反应。银发男人等了两秒,随后向后退了两步,双手迅速结印。 


一股冰凉的水喷了柱间一脸。 


“哇啊啊啊!!” 黑发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双腿一滑从挂着的树上直接掉了下来。林子里的鸟在千手柱间的惨叫声中腾空而起。扉间抱着胳膊不耐烦地盯着疼的在地上打滚的大哥。


“你这是干嘛吗,扉间...” 忍者之神委屈的撅起了嘴,顺手撩开了浸湿的长发。“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不知道,貌似中了什么空间移动术。” 扉间冷静的分析道。他眯起了双眼。那三个孩子的气息近了。


“空间什么—?啊呀!” 柱间的问题被弟弟突如其来的巴掌打断了。扉间按住他的头的下一秒,一个苦无定在了身后的树干上,正好是柱间之前脸的位置。他一跃而起,挡在了弟弟身前,皱眉望向扔苦无的方向。


“大哥,你—” 


“你们是什么人?老实交代!为什么会出现在千手家族的地盘上?” 一个稚嫩的声音吼道。扉间吃惊的看到一个小西瓜头从树后跳了出来。


和大哥同样的表情和姿势。


扉间看到小男孩身后护着的那两个紧张的身影时心脏漏跳了一拍。


不可能...


“原来是小孩子嘛,”柱间放下了戒备,大笑了起来。扉间内心忍不住吐槽大哥真的不是一般的粗心啊,连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都没认出来。笑完的男人眨了一下眼,“嗯?你刚才说什么?千手?”


在大哥暴露身份前扉间上前一步冷静的说到,“我们是千手合香的儿子。”


“啊?” 柱间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扉间继续面不改色的撒谎,“母亲大人听说了千手与宇智波之争,派我们前来支援你们的父亲千手佛间。”


“这— ” 大哥似乎明白了什么,震惊的目光落在了对面的第二个孩子身上。“是扉间吗?”


银发小孩戒备的盯着高大的男人,随后从小柱间腰后的兵器包里掏出了一个苦无,威胁似的向男人扬了扬。年长的柱间立刻捂住了胸口,转向了一旁的弟弟低声诉说,“天呐,你小时候怎么能这么可爱?还有,到底什么情况?斑呢?十尾呢?”


“先给我闭嘴,” 扉间呵斥道,无视了哥哥受伤的表情。他快速的想了一下应付的方案。既然板间还活着,那么说明他自己现在大概六七岁,时间线应该在大哥和宇智波斑见面后的某一年。那个时候的父亲常年出战并不在家,一切都又家里的仆人和他自己打理,所以这个谎言大概不会立马被拆穿。或许大哥和他可以在这里的人发现之前逃离这个荒唐的幻境。


“好像没有说谎呢,” 板间突然指出,打破了扉间的思绪,“他们穿着我们家族的铠甲呢,二哥。”


孩子就是孩子,这句话似乎打消了小柱间的疑虑。男孩开心的跑上前,“太好了!父亲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他看向年长的扉间笑道,“我叫柱间。”


“我知道。” 


能不知道吗。心底里唯一的柔软都一滴不剩的献给了他。


“你们是?” 小柱间好奇的问。


“呃,日斩和镜,” 大脑罕见的顿了一下,扉间没忍住硬生生的憋出了两个弟子的名字。


“哦,初次见面,镜桑!” 即使是战火纷飞的年代,那孩子的笑容依旧一尘不染,阳光明媚。


扉间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扬了起来,“初次见面。”


“我真的不是坏人,发誓…” 大哥可怜兮兮的声音。扉间抬头看到自己大哥不知什么时候蹭到银发小孩的身旁了,正乖乖举着双手装投降。自己小时候果然戒心就很强啊,扉间看着小男孩凶巴巴的举起了手里的武器有点想笑。


“证明给我看。” 小扉间一点也不动摇。


“唔,怎么证明啊?” 忍者之神相当苦恼的问。


“滚。”


“扉间,不要无理!” 一旁的小柱间连忙上前说到,“大叔,要不你们和我们先回去吧。等父亲回来再说。”


“大...大叔…” 柱间泪奔了。扉间听到自家大哥心碎的声音。被年幼版的自己无形伤害了呢。


“就这么定了,日斩,我们走。” 在大哥缓过来前,扉间用力拍了一巴掌他的后脑勺。“柱间桑,麻烦你来带路吧。”


“嗯,好的,” 小西瓜头看了他一眼,脸颊有点红的抱起了最年幼的弟弟,“镜哥哥...”


“为什么叫你哥哥,我却是大叔啊?哪里有那么老啊?” 柱间泪眼婆娑。


“你关注的重点总是那么的迷,” 扉间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凑近在大哥耳边小声说,“把我们的护额收起来,待会儿你少说话,按照我的指令行事,明白?”


“知道了,镜桑,” 柱间撇了撇嘴,“你确定这不是斑制造的幻术或者无限月读?难道真的有时空穿越?”


“喂,变态大叔,你们到底来不来啊?” 小扉间不耐烦的喊声响起,小魔头皱着眉不情愿的返回来领他们了。


“来了来了,” 柱间笑着喊回去,眼底闪过了一丝温柔的暖意,低声向站在一旁的弟弟低声说,“果然扉间无论在哪里都是最细心的呢。”


-


千手扉间已经不记得家族老宅的样子了。再次步入老宅的院内他有一瞬间的眩晕,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压抑的年代,目睹母亲和弟弟们相继被战争夺取性命的他唯一喜欢的就是后院墓碑旁的建造的锦鲤池。父亲去世后扉间继承了坐在池边的习惯。大哥当上火影后他还是常常回到那里,独自一人,一坐就是一整天,头顶的樱花落得一身才在日落时在一脸担忧的大哥的唠叨下随他回到火影宅。


现在的宅子还没建成那个锦鲤池,他清晰的记得。板间死后父亲才吩咐建造的。


他们到家时,板间已经累的睡了过去。小柱间抱着弟弟有些辛苦,所以半路年长的扉间接了过去。四弟的小脸暖暖的,还带着婴儿般的柔软,小小的心跳快的像只蜂鸟。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搂在怀里,扉间一直绷着的心弦稍微放松了一些。宅里除了留下的女人们和仆人没有多少人。仆人们看到三个小少爷主动带回来的两个大男人并没有多做怀疑。小柱间吩咐一位老人去帮他们整理一间客房后就捂着饿坏了的肚子迫不及待的拉着弟弟奔向了厨房。


扉间和大哥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


按照儿时的记忆二人摸到了板间的房间,轻轻的把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扉间在一旁坐了下来,平静的望着那个很早就去世的弟弟。他对瓦间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板间死的时候,他清晰记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扉间,别这样。”


柱间手落在了他的颈后,温暖粗糙。对于一个戒备心如此强的男人,千手扉间大概也就能够容忍一个人这样随随便便的触碰他。大哥的拇指在他的皮肤上画着轻轻的圆圈,扉间伸手温柔的将小孩碎碎的刘海拨开,留恋的触摸着弟弟完好无损的脸颊。


眼睛有些发烫。


“我没能保护好他,” 艰难的说出这句话,感到柱间放在他颈后的手瞬间收紧。男人跪坐在他身旁,强行让扉间抬头看着他认真的眼睛。


“那不是你的错,是战争,” 柱间执着的低声说,“跟我重复,那不是你的错。”


他放弃的合上了眼,将额头抵在大哥肩上,露出了罕见的脆弱,“我做不到,大哥。” 


“扉— ”


“喂,吃饭了— ” 门口突然出现的小扉间顿了一下,撇了一眼拥在一起的兄弟二人嫌弃的甩下了句,“好变态耶,大叔。”


柱间内伤 +99999


(未完待续)


作者:写着玩的,有时间线上的漏洞别当真,我不太记得漫画时间线了,想看后续吗?

评论(9)
热度(75)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