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盾冬,锤基,MCU那些CP

帝国(上)(警长盾/前杀手冬,黑手党兄弟锤基养成+年龄差)



设定:
见之前这个贴


1.


“你确定他是个厨师?” 正式上班第二周的史蒂夫·罗杰斯队长在看到那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像是走进自己客厅一样踏进他们警局后淡淡的问道。站在他身旁的副警长,山姆,模棱两可的嗯了一声。史蒂夫低头再次粗略的浏览了一下手里的档案。


索尔·奥丁森,35岁,是那所离这里不远的高档餐厅的老板兼主厨。上头有个比他大两岁的姐姐,长期在法国从事...家族企业,并没有说具体是什么。还有一个比他小整整11岁的弟弟,和他同居纽约,刚刚从哥伦比亚法学院以最高荣誉毕业。三人皆无前科。


不知为何,总感觉有点怪怪的,特别是见到索尔本人之后。


那个男人貌似和史蒂夫的新手下们都很熟。他看着索尔向刚从审讯室里走出来的埃里克·史蒂文斯警官点了点头,还有几个其他的小警察看到他之后都礼貌的打了招呼。要知道,史蒂夫第一天来的时候都没有这等待遇。索尔亮蓝色的眼睛越过人群终于落在了罗杰斯警长的身上。在那个奇怪的家伙向他露出微笑的时候,史蒂夫并没有回应。


“警长,审讯11准备好了,” 埃里克走到他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好的。山姆,你先带他去吧。我准备一下,稍后就绪。” 史蒂夫在远处索尔打量的目光下转身走到咖啡机旁去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的副警长带着男人走了。史蒂夫再次翻开了今天早上在曼哈顿东边仓库区拍摄到的凶杀现场照片。那个被分尸的男人是前几个月刚开始在Valhalla工作的员工。他被装进来一个运油的大桶。若不是今早港口老员工的疏忽,大概尸体和几仓库的冻鱼都已经去往大洋彼岸了吧。


深吸了一口气,史蒂夫看了一眼放在办公桌上爱人开怀大笑的照片,那是三年前他们结婚时摄影师随手拍到的。史蒂夫已经不记得当时他给巴基说了什么让他笑得这么开心。在他的记忆里那天像是做梦一般的模糊。他摸了一下戴在无名指上的白金戒,然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2.


审讯11是他们警局最大的审讯室。史蒂夫推门进去的时候只有索尔一人静静的坐在里面,好奇的打量着对面的那面墙。史蒂夫把刚给他倒的咖啡放在了男人的手边,在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在你问之前,奥丁森先生,那是面镜子,但没有人在后面观察,起码现在没有。”


“哦,” 索尔笑着喝了一口咖啡。史蒂夫注意到他左手手背上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不符合你的口味?” 看到他微微皱眉的样子,史蒂夫笑着打趣道。


“还好,被烫到了而已,” 那个家伙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却还是微笑着把咖啡推远了。“呐,警长先生,您找我有何贵干?”


“你的员工爱德华·伍兹的尸体今早在曼哈顿东区的港口被发现了,我想我的警员们已经向你说明了吧?”


索尔点头。


史蒂夫把现场的照片放在了他的面前,“你有仇人吗,奥丁森先生?”


索尔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嗯,那些偶尔给饭店写差评的Yelp评论家们算吗?” 


史蒂夫没有回答他这调侃的反问,继续道,“法医初步判定死亡时间是前天晚上,但由于桶内封闭的环境延缓尸体腐烂,他说可能会提前几个小时。你前天的日程能给我说一下吗,奥丁森先生?”


“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目前还没有,这只是按法律规定的步骤行事,相信你应该理解。”


“真是守规矩的人啊。警长,我猜您当过兵吧,” 索尔脸上的笑意不知道何时没了踪影。那双蓝眼睛冷静的打量了他几秒,然后男人耸了耸肩,“我可以回去让店里的经理给你一份详细的日程,但很抱歉长官,前天我弟弟胃病犯了,我在家里照顾了他一天。我们的家庭医生可以做在场证明,如果需要的话。”


“那就麻烦他了,” 史蒂夫的眼神又落到索尔受伤的左手上了。“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奥丁森先生?”


“这个啊?” 索尔无所谓的举起了左手,“今早准备鱼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不要紧。”


“是吗?” 史蒂夫看他不像在撒谎便站起来将审讯室的门打开了,“谢谢你今天的合作,奥丁森先生,如果我们还有问题的话可能会和你联系。”


那个男人站起来大概比史蒂夫要高半头。索尔笑着向他伸出了右手,“没问题,乐意效劳。”


他握手的力气非常的大。


史蒂夫带着他到电梯的时候,电梯门正好打开了。巴基和朗侦探两人还在聊天。看到爱人手上提的三明治和一整盒咖啡杯,史蒂夫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点了。巴基在注意到史蒂夫身旁的大个子后整个身子突然绷紧了,之前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


“看来传言是真的,真的回来了,” 索尔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在看到巴基买的三明治袋子上的店名是自己的那家时笑着拍了拍史蒂夫的肩,“眼光还不错,希望你们喜欢。” 然后他和斯科特和巴基换了个位置踏上了电梯,“哦对了,朗先生,您女儿的生日蛋糕口味记得周四前告诉我。”


“啊,都忘了,” 斯科特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好的,我回去和凯西商量一下。不过给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索尔,她最近超级迷恋彩虹小马…”


“天呐,你这是让我触犯神明啊,” 男人在电梯门合上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看看吧。”


“早上忙吗?” 巴基转身问史蒂夫。


“凶杀案,” 他摇头说,接过巴基递给他的黑咖啡。也是索尔饭店的。他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味道真的比他们警局的不知道好几倍了。


“呦,警长夫人给我们带吃的来了,” 埃里克笑着给整个办公室大声公布。史蒂夫接过他们两个的午饭,默默的移开了两步。每次巴基给他们带甜点或咖啡时的场景就像当时史蒂夫第一次去狗舍做志愿的场景一模一样。他的爱人站在中间分发食物,周围一群饿疯了的小动物围着他转,只不过现在成了一群警察了。


“罗杰斯警长,你和巴基要不要一起来凯西的生日晚餐啊?” 斯科特噘着一个甜甜圈问道,“就在Valhalla,我可是提前预约了五个月才抢到的位置呢。”


史蒂夫喝了一口咖啡,“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想造成不必的麻烦。”


刚把大半个甜甜圈全塞进嘴里的侦探艰难的摇了摇头。


“他前妻和男朋友没发来了,所以正好空了两位,” 山姆好心的替他说道并给他的前搭档递了一张纸,堵住了快要从斯科特嘴里溢出来的甜点。


“那我看看这个周末的排班情况吧,明天给你说,” 史蒂夫说,“谢谢你的邀请,斯科特。”


“不用谢,长官,” 在斯科特向他投去无声求救的眼神时,山姆再次替他说到。


“你都几岁了还跟个不能自理的巨婴似的?” 在史蒂夫拉的爱人走向电梯的时候听到了山姆又开始对着朗侦探说教了。


3.


他们两人在警局的楼顶吃完了三明治。的确味道很好。巴基坐在他身边默默的喝着他那杯超甜的咖啡。史蒂夫很早之前就发现巴基似乎对甜的东西有狂热的偏执,是一种完全和他平时那种气质不符合的爱好。结婚三年在一起了快五年了,罗杰斯警长还是觉得很可爱。 


“狗狗们有听话吗?” 他问道。


“今天黛西拉肚子了,弄了一同在笼子里的吉娃娃一身屎,” 巴基语出惊人。罗警长差点没把咖啡呛进肺里。


“辛苦了,” 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咳嗽后,男人终于说到。 


“还好,” 巴基眼角含笑的看着他,“你呢?”


“我也还好,” 史蒂夫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住在堪萨斯那个小镇上住惯了,回纽约后感觉周围的人都好奇怪。”


“什么意思?” 巴基脸上放松的表情立马变成了警觉。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上周和山姆出去的时候被几个莫名奇妙的人盯了好久,可能是他们认错人了吧。还有昨天去咱们公寓楼下的便利店买水果时店主给了我一袋免费的李子,还编了个蹩脚的理由说不新鲜了,卖不出去所以才免费给所有人的,但明明很新鲜嘛。”


“哦,” 巴基淡淡的说。


“怎么了?不是很喜欢李子吗?”


“是啊,” 虽然这么说,但爱人还是皱着眉。


“这事有问题吗?” 史蒂夫问。


“没,没什么,我该回去工作了,” 巴基摇了摇头,伸手扯着警长的领带给了他一个吻。


“呃,你的咖啡真的好苦,” 分开时男人不高兴的吐了吐舌头。


“吃那么甜会变胖的,小傻瓜,” 史蒂夫戳了戳爱人的脸蛋。


“你嫌弃我,” 巴基冲他竖了个中指,“结婚的时候说好的不离不弃呢,混蛋?”


“没忘没忘,怎么可能忘记?不离不弃,无论富裕贫穷,无论疾病安康,”史蒂夫吻了下他光洁的额头,“晚上见,亲爱的。”


4.


虽然那个分尸案一直没有结果,史蒂夫周末还是带着巴基去了凯西的生日晚餐。踏进他第一次踏进Valhalla内部被满墙的水母惊到了。各种各样的颜色和品种。 


“我弟弟喜欢,所以当时设计的时候就依着他了,” 索尔亲自来领他们入座。史蒂夫把他和巴基带来的礼物放在了一旁的推车上。虽然这次穿着雪白的厨师服,但索尔还是给史蒂夫一种淡淡的违和感。男人看到他注意到自己右手臂上的纹身时笑了笑,“年轻时不懂事,当时头脑一热去纹的,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凯西千万不要学叔叔哦,” 索尔揉了揉坐在圆桌对面的小女孩的棕发,然后顺手给史蒂夫他们递了两份菜单。


“巴基帮我选吧,” 看到上面像火星语般的外文,史蒂夫有点头疼。没想到他的爱人非常熟练的向索尔点了餐,还没忘把当中史蒂夫过敏的材料给索尔说清楚。


“你之前来过?” 在他询问的目光下,巴基僵了一下。 


“嗯同事带着来过,” 他含糊道。


史蒂夫看出他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所以便没追问下去。他看了看周围玻璃墙面里的水母,“大部分水母是季节性的动物,不像鱼那样活很久,每年都要换这样未免成本太高了吧。”


“谁让我们老板那么惯着他弟弟呢,” 一个笑盈盈的声音从身后说到。那个金发的侍者给史蒂夫到了红酒。“其实我和你一样,先生,觉得太过了点了。范达尔,今晚我将是你们的服务生。”


“巴恩斯先生今晚喝酒吗?” 范达尔绕到巴基身边时停下问道。他是怎么知道巴基的名字的?


“不了,谢谢,” 巴基摇头。史蒂夫注意到他并没有问其他人要不要酒。


晚餐的质量很高。他们很快在说笑声中吃完了主食,接下来便到了生日的环节。凯西是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才八岁但吐槽爸爸一点也不手下留情,逗的大家哈哈大笑。生日蛋糕是索尔和一个漂亮的黑发姑娘端上来的。身后跟着一名同样穿着Valhalla制服的日本男人。果然是独角兽主题的,头上的角被恶趣味的换成了一根超粗的金蜡烛。在小姑娘开心地尖叫时,巴基笑着和史蒂夫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尝试了四次失败后只能让霍根接过任务了,” 高个男人夸张的叹气道。凯西安慰似的拍了拍索尔的手。“希望你能喜欢,小公主。”


他的手机在这时响了。索尔和斯科特说了几句话后示意那个日本男人帮小女孩点蜡烛自己走到一旁去接电话了。史蒂夫注意到男人左手小指少了一节。


“我马上回家了,饿了吗?冰箱里还有今天做的饭。实在饿了的话先温些吃吧,哥哥弄完就回去,” 史蒂夫听索尔说到,“嗯,那个小姑娘在过生日,记得吗?前几天告诉过你。要不要祝她生日快乐?” 


“凯西,洛基哥哥祝你生日快乐哦,” 索尔向小女孩说到。凯西笑嘻嘻的喊了句谢谢然后一口把蜡烛吹灭了。众人给她鼓掌并唱起了生日歌。索尔也过来加入了他们,但明显并不在调上。身旁的那个女厨师希芙笑着用手臂怼了他一下。


他们给小姑娘买了全套的彩虹小马玩具,但史蒂夫看到斯科特给女儿的那只堪比地狱恶魔的丧尸兔子后觉得自己属下脑袋一定是出了问题。凯西翻来覆去看了一阵。


“好丑。”


一阵沉默,连站在一旁的索尔都愣住了。


“我好喜欢耶,爹地,谢谢!” 小姑娘开心的笑了。斯科特高兴的和女儿抱在了一起。


看到警长满脸疑惑的样子,坐在斯科特身旁的山姆靠过来在史蒂夫耳边低声说到,“没关系,我也不懂。”


5.


“巴基,你有没有考虑过孩子,” 回家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巴基一进门就脱了厚重的外套和底下的长袖。公寓外面下起了雪。史蒂夫把顺手买的外卖一同放进了冰箱。他和巴基虽然搬来有整整两周了,但客厅里还有一些没打开的纸箱。史蒂夫绕过几个坐在了新买的沙发上。


“孩子?” 他的爱人解开皮带,放下了微长的棕发,一屁股坐在了罗警长的大腿上。“怎么,你想要孩子了?”


“曾经想过,” 他看着巴基墨绿色的眼睛捉住一只手按下了一枚轻吻,“刚结婚的时候。”


“现在不想了?” 巴基问他,任史蒂夫亲吻他每个指节。


“今晚看到凯西时…” 


“这样吧,明早我给你从班上顺个小奶狗来,让你泛滥的母爱有个发泄的地方,” 巴基推了他一下,低头用牙咬了咬史蒂夫的锁骨。他伸手向下,覆盖在了史蒂夫的腿间。金发的男人倒吸了一口气。


“巴基...”


“或者我们可以试试做一个娃,” 巴基提议道,“不过可能要很多次,俩公的貌似成功率不高耶。”


“你…” 史蒂夫被他逗笑了。 


“为什么还不起立,小罗杰斯今晚怎么了?” 身上那个家伙低头好奇的拉开了史蒂夫的拉链,“你生气了?”


“没,” 史蒂夫提起了他的下巴,让二人的目光重叠。他低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很神经质,但有的时候总感觉我无论如何都留不住你,巴基。就像你明明在这里,但有的时候还是给我这种不完全在我身边的感觉。对不起,甜心,我今晚喝多了— ”


“我在,” 坐在他身上人把额头顶在他胸前闷声说到,“我不走。真的。”


“好,我相信你,” 史蒂夫低头吻了吻爱人的头发。


“史蒂夫,我想和你说— ” 巴基开口道,但突然的敲门声把他的话打断了。两人面面相觑。


“这么晚会是谁?” 史蒂夫问,但巴基捂住了他的嘴。


“你警局的配枪呢?” 他低声问道。


“啊?” 史蒂夫还没来得及反应,他们公寓的门轴就被抢打暴了。身上的人抓了一把他胸前的体恤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史蒂夫扯到了地上。子弹射穿了前一秒他们还坐着的沙发。史蒂夫惊恐地发现护在自己身上的爱人脸上并没有多少波澜。巴基伸手在沙发垫下摸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三把黑色的小军刀,然后没等史蒂夫制止,翻身跳过了茶几。


又是一阵子弹扫射,一个男人的痛呼,随后那个还热着的尸体倒在了玻璃茶几对面。史蒂夫和那个人空洞的眼神对视了几秒,直到那个男人脖子里流出的血液染湿了史蒂夫眼前的地毯。他突然想起了当时巴基并不支持公寓里铺地毯时的对话。


看来是有原因的啊,罗警长费力的爬了起来。


他的爱人正在和三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在厨房里打斗。史蒂夫刚买的那套日本产的道具被巴基利落的插进了攻击者的脖子。他躲过了来自后面的子弹并向那个人扔了一把平底锅。史蒂夫从沙发后摸到了自己的配枪,朝那个刚刚想从门口瞄准巴基的西装男的左肩开了一枪。他的爱人从身旁的死尸上夺了一把手枪,瞥了史蒂夫一眼走过去朝他刚打伤的西装男脑门上利落的补了两枪。客厅中央还有个在低声呻吟,巴基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慢慢的走了过去。


“Buck, no,” 史蒂夫抓住了他抬起枪的手腕。地上的那个人挣扎着想爬起来被巴基一脚踹回去了。他结婚三年的丈夫就像个陌生人一样把手腕抽离了史蒂夫的手指。将枪熟练的别进裤子,他蹲下提起了那个杀手的脑袋。


“谁派你来的?” 巴基阴沉的问道。史蒂夫觉得脑袋有点晕,耳边嗡嗡作响的声音还未褪去。


“去你妈的,” 那个人超巴基吐了一口血水。


“不认识我是谁,是吗?” 巴基在史蒂夫惊恐的目光下利落的拧断了那个人的脖子。他的爱人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走向厨房拧开了水龙头洗起了手。史蒂夫还愣在原地看着那个脖子断了的男人。挺年轻的,起码比自己年轻。


上完大学了吗?他想,有家人吗?


“史蒂夫,过来,” 巴基低声叫了他一下。史蒂夫机械的走了过去。


“你手机呢?” 巴基问。厨房里血腥味更大。他木讷的交过了手机。


“报警吗?” 史蒂夫哑声问。他的爱人没有回答。桌子上洗好的乘水果的玻璃器皿也被子弹弄碎了。昨天洗好的李子洒了一桌。巴基拿了一个没被血溅到的在史蒂夫胸前还算干净的T恤上蹭了蹭后咬了一口。


“喂,这是巴恩斯,嗯,詹姆斯,定个八人套餐,速送。谢谢,” 巴基说完了就挂了电话,把李子核扔进了垃圾桶。


“你这时候还有心思吃饭?!” 他终于爆发了,吼道。那人吓了一跳,委屈的就跟刚刚轻松杀掉八个杀手的任不是他似的。


“那不是外卖,史蒂夫,你听我解释...” 巴基捧住他的脸在他的唇边落下了几个安抚性的吻。他尝起来像甜甜的李子而不是干涩的腥血。 


楼下的警笛声让史蒂夫又紧张了起来。就算这是正当防卫也防卫的过头了点吧。他不想让巴基被捕。虽然他们的公寓不再史蒂夫警局的管辖区,还是他来承担比较合理,毕竟还是警员一名。


“巴基,你快走吧,我来和他们解释,” 他劝道,但巴基并没动,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直到史蒂夫听到踩在玻璃碎片上的脚步声。


巴基微微侧身像门口的小警察点了点头,“警官。”


“巴恩斯先生又开始工作了啊...” 那个人干巴巴的问道。史蒂夫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境。


是不是他喝醉了直接睡过去了?


“不是,” 巴基淡淡的回了一句。


“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晚安,巴恩斯先生,” 那个17区的警员小心翼翼的冲他们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史蒂夫问他,“遇见我之前。”


巴基咬了咬下唇,把被血液浸泡的长发烦躁的往耳后拢了一下。史蒂夫拉开了左手边厨房的小抽屉无声的递给他一个皮筋。


“谢谢,老公。”


“嘴甜叫老公也不行,” 史蒂夫双手抱胸,“詹姆斯·巴恩斯,你给我说清楚,要不我现在亲自逮捕你,信不信?”


“吓唬谁啊你,” 看美人计不管用,巴基立马放弃了,“刚才还让我跑路的家伙不是你?你舍得?” 


史蒂夫一时语塞。巴基又趁机拿了一个李子,刚想在他胸口再蹭一下的时候被史蒂夫一把夺了过去,在他的注视下走到水池边给他洗干净了,“这么懒么你?”


“那也怨你,” 巴基接过李子咬了一口。“等我下,我去拿钱。奎尔那帮人快来了。”


“什么钱?” 他追问,但巴基已经向卧室走去了。


史蒂夫在厨房里机械的擦干净了吧台,在整理炉子前的烂摊子时听到了门口一声口哨。一个壮实的年轻人笑着打量了他一下。“谢谢你啦金刚芭比,但我们的工作还是我们自己来做比较好。”


说完他就是吊儿郎当的晃了进来。后面跟着五个人,三男两女。那个特别高大的光头冲着史蒂夫说了一句,“我是格鲁特。”


“哦,我是史蒂夫,” 他呆呆的看着后面的亚洲女孩笑嘻嘻的从包里掏出了裹尸用的布料。那个小个子飞机头男开始给他扫地上的碎玻璃。


“奎尔,” 巴基出来的时候没有赤裸着上身。他的爱人在那个年轻人的手里放了几枚金币。奎尔把金币收进了枣红色皮大衣胸前的口袋。身后另一个更敦实的光头一口气抱起了两具被裹成透明木乃伊的尸体走出了史蒂夫的公寓。他们住在六楼,他想那个男人可能没法坐电梯下去。


“哟,好久不见冬兵先生,又开始工作了?” 那个小子冲巴基痞笑道。


“别兴奋,并没有。”


“结婚了?” 奎尔注意到了巴基无名指上的白金戒。


“嗯,走了史蒂夫,” 巴基朝史蒂夫挥了挥手。在他乖乖过来的时候扔给他一个书包。巴基把家里的钥匙放在了奎尔的手里。“弄完了给我锁好门。”


奎尔给他敬了个礼,“好嘞,记得好评哦~”


“我们去哪里啊?” 到了公寓门口时史蒂夫还是有些晕眩。“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 ”


“你相信我吗?” 巴基打断他的话。史蒂夫点头。棕发男人伸手将他们二人的手指缠绕在一起。他们的戒指碰在了一起。


“无论富裕还是贫穷,无论生病还是健康,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史蒂夫低声道。外面的雪下的相比刚才更大了,什么都看不到的一片白色。


他的爱人攥紧了他的手,坚定的承诺道,“我不会让死亡将我们分开的。”


tbc


下文:
中·上【锤基篇】


作者的话:夫夫要去Continental入住啦!!! 会分上,中,下。中部分要锤基了,以基基的视角写。tag我先打上啦。

喜欢的话点个心心留个言呗~


评论(12)
热度(167)

© Machina | Powered by LOFTER